司法院以大法官釋憲70周年,舉辦「大法官2018年度國際學術研討會」,蔡英文總統在開幕致詞時表示,我國將參考德國法制,引進憲法訴願制度,未來憲法法庭將朝司法化、訴訟化改革。我們急著移植德國制度,卻忘了德國是激烈反對移植自法國的法律,薩維尼(Friedrich Carl von Savigny)才提出法律歷史觀點,創造了符合普魯士民情的德國法制。

大法官的定位爭吵了幾十年,近年因司法改革的新聞浪頭,越炒越烈,但是大法官的表現卻越來越不得人心。憲政主義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憲法解釋是維護憲政主義的重要方法。憲法的意涵不僅限於憲法條文,憲法還包括了許多被司法界、法學者以及社會大眾所尊重信守的憲政習慣。對憲法的解釋、判決、學說,都在憲政習慣的範圍,憲法更不會只是憲法條文而已。積極遵守憲法的作為,在於穩定持續維護憲政秩序,尊重憲政習慣。而不是隨興之所至,為創新而創新,為改革而改革,任意製造制度。

馬政府任內提出舉世乏見的觀審制,審檢辯學四界法律人都不支持,蔡政府上台,又接著搞參審制。兩個總統都是在民調極低,想出花招博取同情,都是孫猴子大鬧天宮的胡鬧搞法。

20世紀最偉大的法學家,曾任我國司法改革專家顧問的龐德教授(Roscoe Pound)說過一句名言:「法律必須穩定,但不能永不進步。」在追求進步的同時,卻不能忘記穩定。我國先秦法家更說:「法與時轉則治,制與事宜則有功。」司法威信敗壞至今,尋求革故鼎新之道,恐怕不是在創造新的制度。多年前,個人即提出司法改革沒有特效藥,司法改革不需要花俏與喝采,司法改革更沒有英雄。司法改革有賴於尊重既有法制,尊重司法獨立公正,司法改革更有賴於持久力行。

司法制度的基礎是人民對正義的認知,對司法信賴的根源在於切合人心。從法理學的角度,在談司法的「可預測性」。不能切合人心,或是經常軼出人民預測的司法,便失去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因此,司法講求公平、講求公開、講求程序正義,司法更講求穩定。司法不同於行政,經常可對突發的事件提出「新政」,更不可任由政治力滲入憲法的解釋制度。近來,大法官任意駁回依法提出的釋憲聲請,動輒毀棄早先的自我看法與主張。大法官見解居然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那麼社會能如何看待司法。

司法必須一秉「至正」、「大公」,穩定持續地堅持社會和諧、公平,以保護社會上任何個體的合法權益。司法不是變戲法,不可能用花俏的手法譁眾取寵,或得到社會大眾滿意的。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大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