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中央政府10餘年來連續舉債,今明兩年財政收支短絀將大幅擴大,在國際競爭力評比中「政府債務」表現落後,已惡化我國整體競爭力,立法院預算中心要求行政院應注意財政紀律。我們同意立法院的觀點,行政院應負責任地注意債務管理,除可免除行政失能外,也可避免遭外界評為「債務失德」。

立法院預算中心會提醒行政部門注意公共債務,是因為中央政府總預算已連續10多年靠舉債維持收支平衡。馬政府遇到金融危機,在8年兩個任期內,讓中央總預算增加了3千億元;蔡政府在景氣擴張的承平期間,還快速讓預算繼續擴張1千多億到達2.1兆,短絀金額明年進一步擴大到1503億元,這種「寅吃卯糧」的狀況從經濟風暴期間,侵入到經濟情況宣稱是「20年來最好」的時期,豈非怪事?顯然財政紀律已廢弛,無法讓財政「赤字」和「盈餘」在景氣循環中自動抵銷,成為單向長期擴張的畸形狀態,若不能矯正,國家將一步步陷入財政危機,發生難以承受的經濟風險。

任何人都知道,「量入為出」是財務處理的基本原則,也是一個健全國家財政收支的奉行圭臬;不管過去的兩蔣時代,或是像新加坡這個典範國家,即使曾進行重大經濟建設或發生石油危機,過去政府在財政上都力求收支平衡,也因此有餘裕去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後續危機。但台灣到了李登輝時期進行六年國建時,就開始以大量舉債來應付開支,讓公共債務大幅攀升。由於台灣過去基礎良好,這種大量舉債在國際標準看來,還是沒讓政府債務比重太高,也沒有形成台灣的重大負擔。但在馬政府時期,又遇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加上「愛台12項建設」,讓債務繼續擴張,所以財政部在2010年底仿效先進國家設立了「國債鐘」,以3種國債資訊隨時提醒國人公共債務狀況,避免大量惡化而影響未來施政能量。

馬政府在設立國債鐘後,並未能讓國債有效減少,國人的「人均債務負擔」從2010年底的19.7萬元持續攀升到政黨輪替時的24萬元,經濟施政不佳的確是政黨輪替主因。蔡政府上台後,中央政府債務受到了控制,也讓人均債務持續下降到目前的22.9萬元,應該給予掌聲。但是,主要原因其實和國際經濟情勢有關,這兩年國際經濟情勢持續好轉,導致諸多稅收超徵,讓債務得以控制。

依照凱因斯經濟學財政理論的看法,政府財政支出應該和景氣循環相反,當景氣低迷之時,政府應增加支出來刺激有效需求,遏止經濟下滑趨勢;而當景氣攀升暢旺之後,民間投資熱絡,政府宜減少支出來防止物價膨脹。而在這一增一減的循環過程之中,政府財政會從赤字轉為盈餘,也得以維持財政的健全。

既然這兩年國際和國內景氣回升,那麼預算就應該產生盈餘,該用來減少債務,儲備未來應付更大國際經濟波動的挑戰。如果不能減少債務,反倒單向擴張債務的話,其實是在壓縮未來政府應對經濟挑戰的能量,這會產生「債務失德」(moral hazard of debts)的風險,也就是「陷未來政府於不義」,類似目前經常談論的「世代正義」,是一個高唱「正義」的政府不該做的事情。此外,立法院預算中心注意到,在「世界經濟論壇」(WEF)2017和2018年版的全球競爭力評比中,我國政府債務評比僅分別獲得41名和39名,讓我國的全球競爭力從14名退居為15名,成為競爭力排名遲遲未能往前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

財政學者早已指出,這兩年蔡政府債務比標榜「零增加」,其實是靠將大量負債滾入「自償性負債」,不必納入法定負債餘額計算的結果,這種「債務幻覺」有如公共債務的「鴉片煙」,雖然產生漂亮數據,但債務遲早要償還,「債務失德」問題其實更為嚴重,立法院宜重視此問題,深入探討並設法匡正。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