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131集播出,由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為觀眾分析:「不可能的任務 邦交國剩多少」。

我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從李登輝執政開始到陳水扁時代,我們一直喊說要加入聯合國,無論是用中華民國或台灣的名義。所以每次我們都動員一堆邦交國,請他們幫忙發言並給予支持。想當然,這些行動也引發大陸那邊的動員抵制,使得兩岸為此問題爭論不休。

上述情況反反覆覆好幾年,辯論加表決了好幾次,但是結果從來沒有例外,因為不可能通過。然後,聯合國大會就為此耽擱了許多案子,而且國際根本認為是兩岸的兩個政治實體在吵架,浪費組織開年會的寶貴時間。

2008年後,國民黨的馬英九上台執政,在務實外交的考量下,決定不要好高騖遠,轉而把力氣用在有意義的參與國際活動,像是加入聯合國周邊的功能性組織譬如國際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等。另外,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我方也在名義上退而求其次,就算不能以中華民國或台灣當會員名稱,至少讓代表能先進去。

然而,在野時期的民進黨只知道說風涼話,罵馬英九政府是出賣台灣主權、斷送台灣前途、矮化台灣國際地位;結果我們看到,蔡英文在2016年上台,做法跟過去並沒有什麼不同。難道過去國民黨不可以,現在民進黨就可以了嗎?

說到台灣的國際空間雖然緊縮,好在還是有為數不多的邦交國,讓我們在國際上有一個發聲管道,這種重要程度並不亞於跟美國或是跟日本的關係維繫。可是呢,台灣今年開始遇到一個問題,許多友邦在公開場合不願意表態了,通常這是外交動搖的基本預兆。仔細想想,如果再出現幾波斷交,台灣還承受得住嗎?政府是不是該出面說明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更重要的是,民進黨現在已非在野黨,絕不能再主張什麼「邦交國無用論」。要知道,當邦交國一個一個離我們而去,更不會有誰願意冒風險跟所謂的台灣共和國建交,屆時悔之亦晚矣……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無色覺醒
無色覺醒
#無色覺醒 #黃奎博 #中時電子報 #樂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