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辭職,引爆了環評制度的大問題。國內現行環評委員為21人,其中官派7人、學者專家14人,看似尊重學者專家,但最近引發爭議的深澳案與觀塘案,不論從前者的最後表決或是後者的出席人數,都可以發現,官派環委是這兩案能夠通過的主因。政治力介入主導環評案,已嚴重違反環評制度尊重專業的設立宗旨,應立即修法降低官方介入主導的缺憾。

以觀塘案為例,出席的10人中僅3名環評委員,官方代表7人全出席;投票結果7:2,除了主席環保署長李應元不必投票外,其餘6名官方代表全都投了贊成票。也就是說,14位學者專家只有1位贊成觀塘案,顯然有違環評制度希望學者專家至少占2/3比例的設計。

為了避免學者專家因官方施加各種有形或無形的壓力,導致他們不敢或不願意出席環評大會,與官方代表正面衝突進行表決大戰,環評大會決議應該設立學者專家最低同意標準,例如出席的專家學者環評委員至少應有過半或2/3投票贊成,該環評案方可通過。

此外,深澳案與觀塘案都是很久以前就通過了環評案,但期間並未實際動工,因而都只要通過較簡單的環差審查即可全面動工,而這些年來環境變遷很大,簡單的環差根本無法避免動工後對環境的衝擊,這也是引發爭議與風暴的原因。

是故環評案應修法建立退場機制,例如設定開工年限,或是地貌、環境等一定比例的新事證出現就視同新開發案,讓舊的環評結論失效,或重新啟動環評程序,以符合實際狀況,也才能避免外界詬病。

#環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