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賣菜郎韓國瑜臨危受命,深入「綠西瓜都能當選」的「民主聖地」高雄,與官二代陳其邁競選市長,竟然能在短短半年內「平地一聲雷」,把綠營震得擋不住,連自詡為五星市長的陳菊,不得不挾著總統府祕書長大印,南下為陳其邁站台,並以「為高雄做了很多事」來提醒高雄人:「絕對」不可變天。

可惜過去被kuso為「睡菊」的陳前市長,親自出馬依然無法力挽狂瀾,只好拿出智囊團授予的「錦囊妙計」,依次使出。

第一招,便是宣揚民進黨過去在高雄經營20年的「政績」。結果不提還好,一提反捅出更多樓子來,包括高雄負債最高、人口流出最多、蚊子館最多、氣爆善款流向不明、高雄港不斷被邊緣化、百業蕭條失業率增高、百億經費治水失效、5千水坑從天而降……等等,簡直罄竹難書。

第二招,就是保衛基本盤。這也是民進黨過去三十年最擅長的選舉招數:用「本省、外省」、「本地、外地」、「母語、國語」、「愛台、賣台」等口號,來切割選民。蔡政府一邊喊著要人民團結,一到選舉,卻恨不能將選民大切八塊、一一撿拾。於是乎,韓國瑜的軍眷出身、外省第二代等「原罪」,就被綠色媒體名嘴、立委、附隨組織等即群起圍攻。

只不過,這種最廉價的民粹選舉招數,用久了使多了,就跟過期藥一樣,逐漸失去效力。

現在高雄人口結構,與30年前大為不同。不要說所謂的「外省第一代」幾乎已經凋零殆盡,原住民政治勢力也崛起提醒選民,他們才有資格稱為「台灣人」、「正港本省人」。其他的族群,不是先後從唐山過海到台灣的新舊移民,就是外籍新娘及其子女;母語也不再單單是「福佬話」,而是「越語」、「泰語」、「印語」、「客家語」、「北京話」等。

更何況,民進黨中幾個明星立委及高官,包括王定宇、段宜康、陳師孟、顧立雄等人,都是外省第二代;攻擊韓國瑜的「外省」原罪,不也是掃到自己人?而這些人如果未來要參選立委,他們的「外省原罪」,還能讓他們選得理直氣壯?

如果這兩招都失效,錦囊妙計中的第三招,就是大家都想到的可能慣計。從過去幾次高雄市長選舉,包括「桃色錄音帶」、「走路工」等紀錄來判斷,這個「終極奧步」會是什麼,不免讓人感到好奇。當年陷害黃俊英落選的幾個戴帽戴口罩青年軍,難道不會有人因為沒有得到適當的補償,不得不北漂到台北或對岸而心生不滿?會不會有人跳出來爆料?黃俊英如果地下有知,會不會暗助韓國瑜當選,實現「轉型正義」還他清白?

這些,還等著看吧,就一個月了。(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黃俊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