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中市長林佳龍批評說,人在台灣,想著長江黃河,是很錯亂的。他說台灣是移民社會,要走出台灣的主體性,可是曾經代表軍國主義的鳥居神社為何又是他定義的城市光榮呢?

蔡英文國慶還說要讓中華民國永續,可她當年又說這是流亡政府,現在又要別人正視;一邊切割喜樂島、一邊大搞反併吞;明明有台獨黨綱,又說ROC是超越藍綠的共同底線,這樣即便不談長江黃河,也是極錯亂的。

不過,中華民國錯亂已久。1994年,李登輝接受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訪問時說「中國」一詞是含糊不清,大談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但是當年的除夕賀詞,李講的卻是我國的發展不會和大陸脫離。陳水扁任內先提「四不一沒有」,後又變「四要一沒有」,2009年更向美國陳請,自己是美軍政府的「民政長官」。他們明明高舉雙手,向憲法宣誓就職,卻去中求獨、毀憲亂政,到頭來還自比摩西、約書亞,把沉淪當成偉大。

三十年前會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三十年後,卻很少有人再認,中華民國在台灣已名存實亡、快將不保。現在台灣光復也變成噩夢的開始、慰安婦被強徵也變自願,明明是非顛倒,卻說成了是自由民主、多元包容,還說有言論自由,無論統獨都保障。

其實,這一切的癥結都是把愛國和叛國搞擰了,當年廢除刑法100條,是要保障推翻中華民國的言論不被治罪,即便叛國,用和平方式推動,理應無罪。可是國家統一,依中華民國憲法有據,作為國家大陸政策的最高意志,卻不僅不能依法推動,還要以求保障叛國的標準維護愛國的言論自由,實則是最大的錯亂。

何況,如此低配的自由在台灣也已岌岌可危,因為區分顏色,有人被扣上辱台大帽;連健保都能被要求取消,從盧麗安被除籍到退將登陸被限制,甚至不惜修法專斷排他,剝奪人民遷徙、居住、言論的權利,哪裡還有自由?

而有些喜樂島團體,如台灣民政府,對外宣稱:是依據《戰爭法》受到美國「軍政府」的授權;在台灣地區組織一個「脫離于中華民國主權與政府管轄的台灣人民政府」云云。他們發身分證、車牌及護照,還有武裝配備黑熊部隊,公然成立「非法政府」、「為外國發展組織」,結果卻被起訴是詐騙吸金,而非行動傷害國家主權,類似的叛國行為一直在被保。

哲學家康德曾說,法律是道德的標準底線,在台灣,依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追求國家統一的愛國言論,面對獨氣日盛變成了不道德,最後積非成是只能以底線來保,終有一天,那法也將不保,而那國,也早晚灰飛煙滅。

讓中華民國永續,確該早點終結這樣的錯亂。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錯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