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當局認為假新聞給社會帶來困擾與衝擊,打算修改《國家安全法》納入管理,並要求刑事局成立查緝假消息專責小組。但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卻表示,行政院自已不要造謠,若有片面訊息就快速澄清,而處理假訊息的重點是「言論自由的紅線不能踩」。唐鳳給蔡政府無限上綱假新聞的作法上了一堂「通識課」。

假消息來源的面向複雜,但當前假消息會成為箭靶,主要就是針對帶有政治意涵的,因為網路加上社群自媒體的興盛,變成複雜的情境,唐鳳的論點就是既有的《民法》、《刑法》,與待立法的「數位通訊傳播法」,都能「橋接」網路跟現實行為,就不要再修專法管控。

網友、社群、粉絲團分秒創造各種言論、圖說,甚至「再定義」的多媒體資訊大量流傳,在資訊過多的時代,網民分辨真假資訊的界線越來越模糊。造謠中傷、無的放矢都是網路匿名的缺失,但更多的意見發表,如政治評論和候選人政見,透過「網友說」在PTT、臉書,與Line中轉傳擴散,讓更多人可表達看法,對促進公共議題的討論是有益的。

如果政府對假消息的準則帶有意識形態,並且指示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包括調查局到基層的員警,就踩到了言論自由的紅線。

唐鳳指出,新聞工作者只要揣測時手中有一定的證據,屬於合理的懷疑,政府不應該說揣測就是「假新聞」。對於阻絕境外假訊息,她也說,真正要解決的問題並不是讓攻擊者的網路不能連到台灣,這不實際。政府可以做的是培養「心靈抗體」。台灣藍綠政黨相鬥,兩岸互信低,彼此對抗的訊息很多,閱聽者的確應「自我成長」,養成思辨的能力,但就是不適合由政府擴大權力幫民眾決定什麼是假消息。

假消息這個問題的本質要回歸到,我們社會有對「資訊公民」的素養做出努力嗎?現在的新聞樣貌遠比網路出現之前複雜,沒受過媒體教育的警察恐怕也難分辨言論自由和假消息的界限,更何況是年輕網民。擁有政治權力者不能改變資訊時代的趨勢,也不應做控制資訊社會的打手,就像唐鳳說的,政府該對媒體素養提供更多支持計畫,強化民眾判斷假訊息真偽的能力。對於唐鳳的諍言,希望政府聽得進去,避免再用不當手法縮減言論空間。

而網民也要養成求證訊息真偽的習慣,讓自己具備「心靈抗體」,這才是減少假消息泛濫的良藥。

(作者為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