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洪應該沒料想到,他提議成立歐洲聯合軍隊,惹來的第一個炮火竟是來自歐洲最重要的盟友──美國。

當然,也怪他自己,在受訪時說:「面對中國、俄羅斯甚至是美國,我們必須保護自己。」把老盟友美國和中、俄相提並論,這真是從何說起,更別提一戰、二戰美國都幫了歐洲大忙,歐美合作的北約是世上最大軍事合作組織,難怪美國總統川普怒罵此說是對美國的「侮辱」,並再度指責歐洲盟友北約軍費出得太少,過度依賴美國。

其實馬克洪是以川普片面退出《伊朗限核協議》,導致歐洲安全遭到威脅為例,主張歐洲不應再仰賴美國保護,應建立「真正的歐洲軍隊」。但把美國和中、俄畫作堆,確是不倫不類,偏偏川普是絕不受氣也不客氣的人,公開回嗆酸文給馬克洪,讓已有些疏離的歐美關係拉得更開了。

建立一個歐洲聯合軍隊,做得到嗎?

二戰過後也有此倡議,但後來不了了之,畢竟和北約功能重疊,看不出太大必要。英國尤其反對,因為會削弱歐美同盟。馬克洪向來主張強化歐盟功能,上任後提出野心勃勃的歐盟改革計畫,其中包括「歐洲干預倡議」──成立一個快速應對衝突或自然災害的特別聯合部隊。本月7日,9個歐盟國家在巴黎召開會議,認真討論其可能性。如果就此發展擴大,成立歐洲聯合軍隊似乎也不是夢。不過,小規模的合作組織或許可實現,但一個大歐洲軍隊,恐怕還是天邊的彩虹。

對歐洲來說,地理上最接近的敵人是俄國,伊朗如果搞核彈的話也要防備,至於中國會不會跨洋攻打,則需很用力才能想像。所以這個歐洲軍基本上和北約疊床架屋,卻會更尖銳地刺激俄羅斯,也疏遠了歐美同盟。而美國的支持對歐洲安全至為重要,集全歐之軍力也不足以彌補失去美國相挺的損失,何況歐洲各有各的盤算,力量未必集結得起來。

一切向錢看的川普想必會益發不爽,他對歐洲國家把安全擔子推給美國,自己軍費卻付那麼少早已抱怨連連,若看到歐盟有錢成立歐洲軍,卻長期對提高北約軍費推三阻四,恐怕就像看到借錢不還的朋友買新車一樣刺眼。

其次是實務上,軍隊需要非常明確的指揮系統,歐洲軍要建立什麼樣的指揮系統、預算如何分配、武器設施如何採購運用、人員如何溝通統合,方方面面都是大問題。如果要做,小規模的嘗試還比較好實現,但那不足以對抗俄羅斯那樣的大敵;真要應付重大敵人,還是得回到運作熟練的北約體系。英國脫歐後歐盟又會少掉一個軍事大國,需要英國奧援時,也得回到北約機制。

德國總理梅克爾支持馬克洪的構想,並表示歐洲軍將與北約同時運作,隸屬於歐洲安全委員會。其實自從川普批評北約及歐盟後,梅克爾就說過歐洲要為自己的安全負起責任,不能再只依賴美國。這反映了川普心中無盟友、攻擊無差別的作法,讓盟友失去了信任。但歐美畢竟在安全、經貿、社會及文化各層面緊密相連,同屬西方價值的歐盟和美國之間深刻的共同點,應該足以承受川普幾年任期所造成的損傷。

不過,已在敗選壓力下交出黨魁棒子的梅克爾,雖說要繼續完成總理任期,但恐怕做不到,很有可能提前下台,屆時德國對歐洲軍的態度還難說,其他國家能否全力支持則更難說。歐洲軍的構想知易行難,而且愈大愈難。

#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