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台3組雙邊關係在40年前發生根本性的翻轉,美國外交承認從台北轉向北京,中共「11屆3中全會」開始改革開放,兩岸停止象徵性的「單打雙停」炮戰。不僅小三角形勢移轉,美國、蘇聯、中國大陸亦因此形成大三角,為冷戰美、蘇兩個超級強權結構開了個突破口。

如今三強皆矢志奮發有為,習近平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川普要「讓美國再次強盛」,普丁則圖「再造俄羅斯光榮」。只是現在的戰略三角形轉了個圈,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如今經濟產值低於廣東省,中國大陸則在改革開放40年後,將要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成為與美國競爭的頭號勁敵。

習近平在2012年接掌大位之際,期待與美國共同營造「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經過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川普總統帶有民粹形式且濃烈的「美國優先」思維,以及兩強在貿易秩序、航行自由、國際組織、區域利益的全面較量之下,似乎難再期待。2018年4月貿易戰開始以來,兩國交鋒更形激烈,在美中建交將屆40年的今天,關係就在刀尖之上。

強權競爭本為國際關係之必然,亦為歷史發展之常態。當前美中關係之變局,表面上是川普總統及鷹派國安團隊特有政策偏好所致,實則源自美國跨黨派、政商學各界對中國大陸迅速全面崛起的再檢視,以及對40餘年來對中關係政策邏輯的總檢討。

一手設計1970年代美中關係正常化,縱橫兩國政商圈半世紀的季辛吉,近日在結束訪問北京之前,感嘆「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要重新定位」,一言挑明了當前雙邊情勢。

當年美國對付蘇聯以圍堵嚇阻,接觸中國則以引出融入,頗有「濟弱扶貧」之設想,亦有「和平演變」的期待,即便中國存有「師夷長技以制夷」之圖,以兩國綜合實力的差距,終不足為患。未料,中國大陸不但將「超英趕美」變為事實,在經貿、外交、軍事皆不再「韜光養晦」,竟還能維持在「黨管一切」之下,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近兩年來對中國跨越式崛起產生高度警覺,甚至集體焦慮,必須嚴肅看待以謀制約之策,竟被美國知識界謔稱為民主、共和兩黨惡鬥下的唯一共識,實其來有自。

美國卡特總統40年前透過電視畫面,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廢約、撤軍」,當時的危疑震撼,以及駐美大使官邸雙橡園降旗的淚水,眾多國人同胞仍然歷歷在目。在其後美、中、台3組雙邊關係親疏起伏的路途上,台灣勇敢地走向民主政黨輪替,並定期全民選舉國家領導人;誠心地打開兩岸交流的大門,並使人民往來變成頻繁自然;努力地維繫了美國對台安援合作與軍售於不墜,並實施了34年台澎防衛聯合作戰的「漢光演習」。

「台灣問題是中美兩國之間,最重要也是最敏感的核心問題」,北京方面始終堅持,美國官員早已會背誦,川普在就職之前也曾藉由與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測試其真實力道。台灣真是個「超級按鈕」,美國只要一按,北京必有反應,必然點火。

對即將到來的建交40周年,華府與北京將在何種氣氛下紀念慶祝,難以預測。眼看今年9月底雙方軍艦在南海遭遇,幾近對撞,距離僅41公尺;10月初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講直言「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中國人提供了一條更好的道路」;中國輸美產品再度提高關稅期限,就在建交紀念當天。接下來端看本月底的阿根廷G20川習峰會能否力阻駭浪之將至,何止眾所矚目。

台灣在11月24日「九合一選舉」以及公民投票結果出爐之後,政治必然產生板塊挪移與權力重組,但是各政黨僅有極短的時間重新整隊,因為2020總統大選之初選角逐旋踵而至,政治社會動員既無從休兵,台灣人民還真辛苦。

美中建交40年,恰逢兩強對局比畫之際,台美關係相向而行之時,亦為北京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之際,國際、區域及兩岸形勢均在刀尖之上,各界菁英與國人同胞又怎能只向內看而不察外部的大變局。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