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次亞太經合高峰會上,我方代表張忠謀和美國副總統彭斯會談,表達了洽談台美自由貿易協定(FTA)意願,彭斯答應帶回給美國總統川普做決定,看來台美FTA可能有了苗頭。但我們不禁要問,即便將來真有台美FTA,其能比照《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對台優惠條件嗎?以川普的作風來看,台灣非開放美牛、美豬進口不可。這種不顧台方利益的協定,蔡政府非但承受不起,也可能因過度配合美國,激起大陸宣布撤銷兩岸ECFA,將得不償失。

今年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高峰會,於11月中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蔡英文總統請到高科技產業大老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前往參加;此舉原先被各方視為有益兩岸關係的一著好棋。

張忠謀在這次峰會場合,沒有留下任何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互動鏡頭,反倒是和美國領袖代表彭斯促膝會談了20分鐘,因而帶給外界「親美疏中」印象。這顯然是蔡總統政策思維的體現,張忠謀作為領袖代表,只能按照總統想法去做,且畢竟完成任務。

其中一個重要任務,是代表蔡總統提出洽談台美FTA意願;張忠謀當面向彭斯說了這件事,彭斯聽進去了,且事後主動向媒體表明,要把台灣這項意願帶回美國,報告川普總統,由川普做決定。

由此看來,台美洽談(洽簽談判)FTA,台方起了一個頭,也掛上號。這對於當前渴求參與國際經合的台灣而言,是個利多。況且,美國川普政府正熱衷於和個別貿易夥伴捉對談判雙邊貿易協定,因而其對於台灣的上述表態,理應會列入考量範圍,不致置之不理。

然而,未來這件事能否順利推動落實,變數很大。首先,在當前美陸政經戰略鬥爭激烈形勢下,台美洽商FTA之事,難免變成美國制陸籌碼。當美國要對陸打「台灣牌」時,就把台美FTA提上議程談一談。

反之,如美陸關係緩和了,即叫停台美FTA談判,甚至擱置。而陸方骨子裡根本反對台美推動這種官方協定,乃是眾所周知。

惟更大的麻煩是川普政府對外貿易談判風格,一昧強調美國利益至上,總是強要對象國讓利、開放市場。近期美國和加拿大、墨西哥、韓國等重談貿易協定時,都針對原先由美國前任政府答應給對方的優惠,不留情地砍刪,其霸凌風評早已不脛而走。

台灣一旦和美國坐上FTA談判桌,也勢必無法倖免美方這種強壓。台灣對美貿易順差一年也就百來億美元,川普政府已用放大鏡檢視台方有無「不公平貿易行為」。

其中,美方最耿耿於懷的,是台灣尚禁止美牛(內臟)、美豬進口;這在美台FTA談判中,美方一定會強迫台方棄守防線,否則不答應簽署協定。果真如此,將造成我方國民健康和豬農生計的重大問題;蔡政府承擔得起嗎?

這樣的態勢,倒是讓人懷想起兩岸ECFA對台灣的優容。2010年簽署的兩岸ECFA,本質實是「不用FTA之名的FTA」,其完整涵括貨品貿易、服務貿易、產經合作、投資保障等要項。而其特色在於,考量兩岸經濟條件落差,因而不強求台灣作出和大陸同等幅度的開放。

譬如,當年與ECFA同時簽署的「貨品貿易早期收穫清單」,內容是大陸對台灣的539項商品減免關稅,而台灣對大陸商品減免關稅的數目只有267項。ECFA如此對台優惠,目前都仍在生效中。

而在ECFA這個比較基礎上,將來如果蔡政府去簽一個屈服於美方壓力的台美FTA,必定遭到台灣民間激烈反彈。更嚴重的是,陸方眼見蔡政府如此配合美國,很可能憤然撤銷ECFA,讓其停止生效,屆時我方廠商將被迫放棄既有優惠,連《兩岸投保協議》亦將不存。

反向觀之,兩岸ECFA其實可讓蔡政府作籌碼,來和美方討價還價。即一旦台美啟動FTA談判,蔡政府可以要求美方比照ECFA的對台條件;如此要求,係暗示「台灣另有大陸市場可依託」,而讓美方難再予取予求。

不過,蔡政府運用這項籌碼的前提,是應調整兩岸經貿政策路線,使其對大陸市場的態度,從以往的排拒、疏離,改變為重視、爭取。主政者若能公開表態,給ECFA來一個遲來的肯定,即可讓其兩岸經貿政策轉進正確路徑。

這次九合一選舉結果所反映出的新民意,也在提醒蔡政府,不應切割大陸市場,而是有必要與其聯結,充分掌握商機,才能為台灣廣大民眾造福;如此亦可增強我對外經貿談判籌碼,道理甚明。

#ECFA #F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