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九合一選舉並行的10項公投案結果出爐,雖有多達7個公投案通過,然而因現行《公投法》規範不足,以及主管機關中選會在承辦過程中的偏頗、違法與投票規畫的失當,不但冗長的投開票過程引發爭議,如何落實公投結果亦成問題。這不僅讓此次「直接民主」的成果蒙羞,同時也凸顯《公投法》修法的急迫性。

依《公投法》第30條及第32條規定,公民投票案通過者,如果是「法律的複決」,原法律或自治條例於公告之日算至第3日起失其效力;若是「立法原則之創制」,行政機關應提案送立法機關審議,並完成立法;「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由總統或權責機關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至於未通過的公投案,則2年內不得就同一事項重行提出。這看似效力規範十分明確,但實際上因法律用語的抽象(例如何謂「必要處置」),本就存有解釋的空間,加上除了法律複決案產生即刻的法律效力之外,立法原則或重大政策的創制或複決,都是交由相關機關去執行落實,無疑也給了權責機關相當的裁量權。

以此次第16案「以核養綠」公投案來說,《電業法》第95條第1項「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114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因此案通過而遭廢除失效。然而這究竟是指「核電停止運轉」失效?還是僅指「2025年」廢核期限失效?如果參照《環境基本法》第23條「非核家園」的規定,似乎應是指廢核期限失效,但仍無法避免爭議。

至於其他重大政策的公投案,諸如反空汙、反深澳電廠、反核食及適齡性平教育等,皆須由權責機關對公投案內容做必要處置,然而如何處置才算是符合公投案內容?如果機關落實不夠徹底或拖延不理,目前《公投法》也沒有強制執行的機制,使得公投的效果大打折扣。甚至未通過的公投案,雖明定「同一事項」兩年內不得重提,但什麼是「同一事項」?由於《公投法》規範的不足,此次公投可能只是空歡喜一場,不過是一次大規模、花費昂貴的民調而已!

此外,《公投法》第23條公投綁大選的規定,有人認為是造成此次投開票過程冗長的主因,而主張修法。然而拋開政治考量,公投綁大選最主要考量的是選務經濟,避免單獨舉行公投的耗費,況且此次「公民罰站」的世界奇觀是中選會規畫失序所致。中選會將「合併舉行」,硬是解釋成「在同一處所投票」,也未妥適安排流程,才是造成投票過程阻滯的主因。這也凸顯《公投法》究責機制的不足,嚴格規範一般人民,但對於主管機關卻十分欠缺,才會讓中選會濫權干擾人民提案,甚至公然不甩法院裁判。

公民投票是直接民主的展現,若因法律設計的缺陷而變成聊備一格的制度,有辱民主,若不能趕快修法,即將來臨的總統、立委選舉,豈不是又要重蹈覆轍!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

#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