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廠"爭霸戰 NCC搶報隊!假新聞開罰200萬 罰誰?

激烈的選舉結束了,醜陋的「東廠」卻尚未終結!這場選舉見證了民主的可貴,卻同時見證了法治與人權的淪喪,民主化後幾個公認政治中立的機構,幾乎全化身為執政黨的「打手」,創下了民主史上難堪的紀錄!如今促轉會、中選會的負責人都相繼下台了,那麼在選前大動作箝制媒體的NCC,是不是也該給個說法呢?

趕在選前競爭最激烈的時日,NCC先後4度發文,措辭強硬要求中天電視就相關選舉新聞處理部分做說明,選前1周還大動作邀中天負責人喝咖啡,更透過相關管道放話暗示未來中天可能被撤照。此外,NCC更是直接介入TVBS電視莫健相關新聞的處理方式。事態發展到這般田地,不諱言地說,NCC已經是在明目張膽地干預新聞自由,甚至直接箝制媒體,連最起碼的掩飾都不再避諱了!

更耐人尋味的是,NCC除了大動作地壓制中天、關切TVBS之外,對於其他立場偏頗更嚴重的媒體,卻是完全視若無睹,選擇性打壓的動作讓立委都看不下去,最後逼得國民黨籍立委召開記者會,直接挑明NCC將中天、TVBS移送中選會,卻對其他一路僅放送單一政黨選舉新聞的特定媒體視而未見,痛批「NCC變成髒CC」,放話將向地檢署提告NCC主委、副主委瀆職,有了這般大動作,才逼得NCC趕著在投票日當天火速將三立與年代台也移送中選會,這一來一往之間,等於自已都承認先前的瀆職。

有趣的是,這些「媒體」被移送到中選會之後,接下來要讓中選會做什麼?中選會有立場、有能力對媒體內容做出判斷嗎?有權力做出裁決甚至懲罰嗎?特別是經歷過這場大選,中選會的形象與公信力早就全面淪喪,已被立委形容為「西廠」,甚至連主委都下台了,他們還擁有任何高度與威望對媒體做出裁決嗎?

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們真的不知道,NCC還有什麼資格再擺起法相莊嚴的面孔,去對媒體說三道四?一個本該是捍衛新聞自由的機構,卻淪為為特定政黨圍事的打手,不僅選擇性地壓制媒體,甚至還粗暴地威脅媒體,對新聞內容干預,NCC的公信力全面淪喪不說,還侵犯了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種種行徑已經在台灣言論自由史留下了難堪的紀錄。

提醒NCC及那些人權意識不清,還在替NCC助拳的學者們,全球民主國家對言論自由保障的原則都是一樣的,所有涉及新聞專業與媒體倫理的課題,都是循媒體自律及公民社會本身的對話與審議機制來解決,再配合司法手段救濟,所有涉及新聞或言論的爭議都可獲得合理的解決。公權力機構不被允許擁有任何資格或權力祭出管制,換言之,只要公權力被容許對媒體啟動管制,哪怕是很微小的動作,言論自由的人權保障就立即受到侵害。

很不幸的是,靠著訴求「言論自由百分之百」起家的民進黨,一旦攀上了權力之顛,就立即將這些價值拋諸腦後,開始對批判它的媒體下手進行箝制。早先在《衛廣法》的修訂中,就已將爭議性極高的內容管制條文硬生納入,這次移送中天與TVBS就是祭出這些條文。而選舉期間府院黨政幾乎口徑一致地聲討所謂「假新聞」,再加上NCC一路完美地配合演出,果然直接針對批判執政黨的媒體下手!若不是因為動作太大引發立委關注,一場圍剿特定媒體的風暴勢必肆虐。

說得再直接一點,這次大選的結果若是換做成另一種版本,即民進黨獲得席捲性大勝利,可想而知,民進黨勢必對批評它的媒體下重手,同時也會用更大、更多的資源去扶植那些隨官方起舞的御用媒體。這次大選過程中已經呈現了若干徵兆,透露選後勢必會「秋後算帳」,對那些善盡言責的媒體進行清算,最終就只剩下歌功頌德的媒體,好在人民最終用選票教訓了民進黨,這一切才沒有發生。我們必須承認,民主有很多缺憾,但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自由選舉的價值值得珍惜。

此時此刻最重要的課題之一,就是NCC與中選會究竟將如何走接下來的路。NCC已明目張膽將相關媒體移送中選會,中選會要怎麼裁決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經此一役,NCC與中選會原本中立客觀的清望已形同崩解,如果最終還是祭出對媒體的懲罰,那麼我們將一起見證台灣民主人權向後走的結局!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