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教授日前表示,蔡英文一定會成為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因為隨著美國因素的不斷加重,民進黨內無人可以取代她。點出了蔡英文在新一輪黨內權力洗牌中的最大優勢,有心出來挑戰的賴清德恐怕還得重新思考下一步。

新一輪權力運作

事實上,蔡英文的優勢不只對美關係,即便是在黨內布局中,蔡英文也未必處於劣勢。過去近3年的時間,新潮流確實掌控了不少行政資源,所以才出現了「蔡家天下新家軍」的說法,其他派系對新潮流的做法表示不滿,現在選戰失利之際,新潮流自然也就成了眾矢之的,儘管表面上蔡英文要承擔主要責任,但黨內更傾向於檢討新潮流的責任。

在這種情況下,蔡英文自然可以順勢而為,以退為進,表面上看是在慰留賴清德繼續擔任行政院長、陳菊擔任總統府祕書長,實際上是將二人置於台前,充當擋箭牌的角色。至於黨主席一職,蔡英文雖已請辭,但也不想放棄對黨務的管控,先是在代理主席人選上,選擇與蔡英文互動較多的游系人馬林右昌,之後在主席補選上,又放話讓立法院長蘇嘉全參選,誰都知道蘇嘉全與蔡英文的緊密關係,其政治意涵自然不言而喻。

當然,蘇嘉全的參選引起黨內強烈不滿,最終恐怕也會不了了之,有可能取而代之的是高雄市長落選人陳其邁。他也是蔡英文的親近人物,當初蔡英文第一次出任黨主席,陳其邁還曾擔任副祕書長,後者也常被視為英派大將。陳其邁落選之後的表現可圈可點,而在選戰過程中,他受困於當地反菊勢力的影響,同時卻又得不到菊系的充分支持,所以選輸在某種程度上也屬於非戰之罪。

除了人事安排以外,蔡英文還利用選後的各縣市檢討會議,變相進行新一輪的權力運作。其實從這些會議上的檢討發言即可知道,蔡英文對檢討過往政策並無興趣,安撫黨內各派系勢力和地方要角的用意更為明顯。

可以看到,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政治操作,絕非選後的緊急因應,事實上,民進黨自己早就評估這次選舉的結果不會太好看,所以蔡英文的系統早就預作準備,也是在情理之中。

蔡新分立第一槍

當然,新潮流也不會束手就擒,作為新潮流總召的鄭文燦公開拒絕代理黨主席,並提出府院黨都應改造,等於開了蔡新分立的第一槍,預示著新潮流不會配合蔡英文的操作。後續接連有新系人馬放話,賴清德和陳菊都會在明年初請辭,也說明新潮流不願意繼續站在台前充當擋箭牌,他們也認為後續的政治壓力只會更大,沒有必要戀棧、充當炮灰。

問題在於,賴清德是否準備好了放手一搏,挑戰2020年的黨內提名?過去3年,獨派勢力一直力拱賴清德上位,習慣了抬轎的新潮流這回也有意讓自己的人馬站上第一線,但形勢的翻轉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2018年的大敗,讓民進黨能否競選連任2020,成了一個疑問。國民黨掌控如此多的地方資源,很有可能在2020年一鼓作氣取而代之,那麼民進黨推出來的候選人可能就會成為真正的犧牲打。

賴清德跟蔡英文比起來,更沒有在艱困中挑大梁的勇氣,蔡英文尚能夠競選新北市長,而賴清德卻只敢在台南同溫層尋求順利當選,在2020年的艱困局面中,即便新潮流有能力挑戰蔡英文的權力地位,卻最終會因為評估不可為,而最終選擇不為。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