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印證無色選民的崛起,藍綠兩黨基本盤都告萎縮,「討厭民進黨」成為台灣第一大黨,第二大黨則是「討厭國民黨」。藍綠兩黨表現最好的都是非典型黨員。國民黨提名的韓國瑜,不但氣口非常不國民黨,選前婉謝大老站台,侯友宜更與國民黨始終保持距離,維持自己的「鐵漢」形象。

而民進黨在潮水退去後,六都中唯一還穿著完整褲子的鄭文燦,執政期間不分藍綠,保存兩蔣文化園區,把民進黨「逢蔣必反」的色彩降到最低,選戰期間也不追隨黨中央步調「反中國介入」,因而對韓流免疫,陳學聖在競選期間苦無著力處。

這些都印證一件事,傳統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已失去民心,人民期待超越藍綠的非典型政治人物,能夠改變氣象、引領潮流,帶領台灣走出對抗、突破困局。但民進黨和國民黨領導階層察覺這樣的民心氛圍了嗎?

國民黨在選前尚能克制、謙卑,大選獲勝後卻立刻給人「舊國民黨班師回朝」的感覺,驕氣陡升。見韓流大起,大老們不甘寂寞爭光搶功。國民黨內有參選總統分量的人個個活躍了起來,這個請立委餐敘,那個下鄉全台走透透,大家都不鬆口,似準備再來一次「眾星拱月」,黃袍加身,這種大老政治,讓人無言。

民進黨執政至今,「朝中有菊好做官」成顯學,陳金德越犯錯官越高,把代理縣長作成土皇帝,導致宜蘭大敗;黨產會以國民黨附隨組織名義粗暴凍結婦聯會、救國團資產;促轉會、中選會、NCC滿朝盡是東廠,社會不信任民進黨的骨牌一張張倒下。蔡英文執政之敗,敗在派系重於民進黨、民進黨重於國家,點點滴滴,終堆疊出海嘯般的民怨,在2018年大選一舉吞噬民進黨。

敗選後的民進黨,卻看不到壯士斷腕的意志,也沒有力挽狂瀾的決心。全黨雖然被敗選震驚,檢討敗選原因卻全然言不及義,蔡總統怪罪民眾跟不上民進黨改革的腳步,陳菊、賴清德、蘇嘉全的進退,是受派系利益的制約,而非對民意的回應。追究敗選責任的矛頭指向吳音寧、尤美女,看不出民進黨有深刻反省。

國民黨和民進黨看起來都還是被舊習氣綁架。這除了讓兩黨更加遭人厭棄外,更深深危害台灣的民主發展。這兩大黨難道沒有警覺到,目前國民黨的基本盤約為20%,民進黨更為萎縮,兩黨加起來已不到50%,表示台灣過半數都已經是無色覺醒的自由選民,不願再被政黨綁架。

藍綠政黨都必須要改變,不改變,就無法長期得到認同與支持;不改變,當選就是讓人民失望的開始。在野者結合民粹無限上綱,執政者左支右絀難以領導國家,當藍綠二黨都只能短期執政的現象形成時,最壞的結果就是執政者無心治國,只想在短短的上台期間內加倍貪婪搜括資源,這是台灣民主面臨的迫切危機。

看來民主惡性循環的打破,只能期望兩黨中生代與新生代。這需要勇氣,要有打破舊文化、舊框架的意志決心,不擔心被老人鍋蓋壓制。不過,在無色選民加持下,這不是不可能的。

以民進黨來說,白綠分手後,民進黨議員高嘉瑜堅持友柯,得罪了部分黨內人士,但在內湖南港區的得票還高過姚文智,足以證明50%的中間民意是打破派系框架的最強後盾。民進黨的中生代和新生代,應從高嘉瑜身上得到啟發。

國民黨更不能繼續沉溺於和民進黨比爛,現在再罵民進黨,恐怕已引不起太大共鳴,畢竟民進黨敗得那麼慘,已得到極大的教訓。但面對國民黨的大老現象,民眾心中不免大疑:國民黨值得這樣的大勝嗎?如果國民黨希望改變,就必須大鳴大放,必須以路線辯論和社會對話找出民心之所向,只滿足了20%基本盤的提名,不會得到50%自由選民的認同。

民進黨雪崩慘敗! 藍奪15縣市版圖大洗牌

政治進步需要競爭,一旦藍綠兩黨吃定選民,認為只有兩個選項,人民就永遠沒有好日子過。無色覺醒是一個民主保險,只要選民從政黨綁架中覺醒,對支持的政黨無情,並隨時準備以新的政治力量取而代之,國民黨與民進黨就沒有辦法因為自己是「唯二蘋果」而比爛。這樣的政治,才有改變的希望。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