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公投綁大選引發諸多爭議,不只是挺同反同、挺核反核的立場問題,許多人因懶得思考,加上邏輯不通,卻寧可被特定團體的「公式」綁架,甚至帶小抄進「考場」應試作答,平白失去了一次公民教育的自我評量機會,也喪失行使公民權的真正意義。

姑且不論公投結果如何,選後一些負面影響已開始出現,個人親身經歷,日前辦公室同仁約吃飯,在LINE群組提議:「□ 你是否同意不在周二或周三不和大家不聚餐?」我的老天,到是是要吃還是不吃?勾了同意或不同意,結果真的是自己的意思嗎?設計題目的人是否意圖使人不去吃飯?最後飯局不成,會否使人怒而提出吃飯無效之訴?

試著來一點邏輯課。

甲案:承認自己是個草包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

乙案:承認自己不是個草包不是一件不太困難的事。

丙案:不承認自己不是個草包不是一件不太困難的事。

約分簡化之後:

甲案:承認自己是個草包,是容易的事。

乙案:承認自己不是草包,不是容易的事。

丙案:承認自己是個草包,不是容易的事。

若再約分:

甲案:我是一級草包。我快樂。

乙案:我是二級草包。但我不快樂。

丙案:我是三級草包。但我超級不爽。

是否看出端倪?結果得出自已是幾級草包?這三案的來由,是因為常有人認為本人氣質非凡,看似飽讀詩書,但一開口,不但言之無物,兼且粗俗可鄙,覺得有受騙之嫌(難道美麗也是一種錯誤?)但我深自反省:天生麗質,那是父母生得好;滿肚草包,那是自己不努力,不肯用功讀書。所謂知恥近乎勇,一切因果自負,得從承認自己是個草包開始。

以上雖然都是玩笑話,但回歸此次公投,的確有許多民眾被這些類法律條文的語法給困住了。雖然選前就有人在網路上整理懶人包,將各案簡化為反火力發電、反深澳電廠、反核食進口、贊成民法保障異性戀婚姻、反對同志教育、贊成同婚另立專法、贊成以台灣之名參加奧運、贊成同婚納入民法、贊成性平教育、贊成以核養綠等。

看出問題了嗎?在這麼多公投案中,題目本身即包含贊成及反對之立場,而非均一的「您是否贊成如何如何」,使民眾只需回答Yes或NO就好。也就是說,寫考卷的人還得想好,當我回答某題「你是否反對如何如何」時,答Yes,表示反對,答NO,表示不反對。許多人到了投票所才腦筋急轉彎,甚至數度髮夾彎,當然延宕選舉人的寶貴時間。

不可否認,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就在於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人或事,然後投出神聖的一票,即使最後案子沒過,也心甘情願,即使這結果不能盡如人意,至少整個社會都願意正視、面對及思考。但公投案的成案方式、文字的明確度、乃至題目能否使民眾清楚理解,其實更為重要,否則凝聚共識不成,反倒激起誤解、歧視及對立,不啻徒增民怨及社會成本而已。至於邏輯不好,雖屬個人問題,但延誤選舉時間事小(其實不小),投錯立場,那才收冤枉。最後結果,兩好三壞之後,到底是誰出局?

#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