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為了回應自己在選後〈給黨員的一封信〉中所提,「沒有站在第一線領導,這導致了社會更分裂。」以及包括台北市議員高嘉瑜等人「別只會照讀稿機念」的提醒,蔡英文總統首度舉行了「迴廊談話」,直白否認有所謂的「逼宮」,還喊話民進黨一定要團結,鬥爭不是解藥。

蔡英文願意放下讀稿機是好事,也值得肯定。畢竟長久以來,她總是置身於各種保護裝置中,與外界保持相當的距離,人們難以接觸到真實的蔡英文,而身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她,又何嘗理解真實的民意呢?

不過,蔡英文卻把她的第一次迴廊談話獻給了民進黨、甚至是民進黨裡的少數人,而不是九合一大選後亟需安撫調和的整個台灣社會,實在有點可惜。誠如台南市長當選人黃偉哲所說的,民眾根本不在意誰擔任黨主席,民進黨高層間誰鬥誰、有沒有逼宮,這些都是民進黨自家的事,蔡英文關起門來跟相關人等較量即可;茶壺裡的風暴不必攤在陽光下。

更何況,雖然這次蔡英文擺脫了讀稿機,但是她的迴廊談話卻顯然還是讀稿機模式,十分言不由衷,連過往「文勝於質」的文青風水準都沒有。九合一敗選後,民進黨各派各系群雄並起,輪番炮轟中央執政;林濁水質疑蔡英文民調如此低,要如何連任;吳子嘉批蔡英文讓民進黨陷入崩盤;民進黨中執委直言,「人民就是討厭你,你卻一直在做人民討厭的事。」行政院長三番兩次傳出就是要走人,這些,難道不是民進黨內的「普遍民意」嗎?難道不是逼宮嗎?

談到綠白合作,蔡英文說,她要努力的是「爭取社會上民意最大的支持。」這是標準的廢話,蔡英文其實根本可以不必回應這類提問。一方面,台北市長柯文哲已公開表示,對於立委補選,他腦袋中已有名單,蔡英文何必拐個彎用熱臉去貼冷屁股;二方面,就算雙方確實還在喬,以總統的高度,在總統府內回應綠白合作,真的是Low掉了。

蔡英文上任以來,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高冷症」,高高在上、冷漠冷酷。她在前述〈給黨員的一封信〉中提到「在推動改革的同時,政府沒有給予受影響的人足夠的撫慰;在往進步價值前進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社會大眾有沒有跟上。」這番話實在令人瞠目結舌,原來在蔡英文的心目中,九合一敗選是因為自己健步如飛,而人民行動遲緩;是因為自己思想前進,而人民意識落後。如果蔡英文繼續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領導台灣,只怕她跟人民會越來越脫節、跟社會的距離會越來越遙遠。果如是,那民進黨內的不同派系也不必逼宮了,因為「本宮」已自行瓦解。

據說蔡英文有意將「迴廊談話」常態化,因為許多人認為這種談話方式很溫馨。在此提醒蔡英文及總統府的幕僚們,形式溫馨但內容八股,還是很難給人溫暖的好感受。更何況此次談話從頭到尾,蔡前主席還是只關心民進黨的家務事,真是其器小哉,令人失望!

(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