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民進黨內,2020總統卡位戰提早開打,各方勢力正忙著權力鬥爭與逼宮,卻完全沒有展現出徹底檢討、洗心革面的決心與氣魄。蔡總統雖辭掉主席一職,但仍想主導繼任人選,戀棧2020權位之心已如司馬昭之心,迫使企圖角逐總統大位的賴清德與新潮流系必須表態發難。「逼宮」之所以會出現,正因為在位者不想退,所以才需要強力施壓。但又怕逼宮不成可能一起沉入海中,所以才需要「跳船」。但是當中央一團混戰的時候,民進黨幾個未被此次民意滅頂的地方諸侯,卻早已展開不一樣的論述與路線。

代理民進黨黨主席的基隆市長林右昌表示,人民不欠民進黨,不要再提民進黨過去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台南市長黃偉哲提到,人民不在乎黨主席是誰當,甚至跟著韓國瑜喊出「經濟100分,政治0分」。這些剛經歷民意洗禮的地方首長,其實更深刻感受到民眾現在最迫切關心的是經濟,而且厭惡藍綠政治的對立。

選前,民進黨操盤者藉由「韓流」在全台營造藍綠對決的危機感,拿出「恐中」、「反中」牌的老哏,不斷釋放中共境外力量透過網路與假新聞影響台灣選情,甚至還拍了國民黨「擋擋擋擋」的廣告,以為把國民黨貼上反改革者的標籤,固守基本盤,就能安全下莊。但這兩套陳舊的戲碼顯然已經說服不了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一股對民進黨執政不滿的反撲力量,像海嘯般襲來。

選前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林錫耀還公開表示韓流只是「迷幻藥」,藥效退了就會回到現實,但是選後的今天,當綠營中生代首長開始呼應起韓國瑜跨越藍綠、要經濟不要政治的訴求時,回不到現實的,恐怕是民進黨中央;而今天台灣民眾對民進黨過去老是使用「反中」、「倒K」的「迷幻藥」,早已產生了抗體。

這次選舉,韓國瑜打破的不只是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局面,包括藍綠板塊理論、捍衛台灣主權、擔心大陸以商逼政的疑慮等根深蒂固的思維,在這次選戰中一一被翻轉。而韓國瑜在選戰中口不出惡言,與陳其邁陣營維持君子之爭的風度,以及他邀請「宿敵」王世堅議員與陳前總統參加就職典禮,更展現出包容藍綠的格局。因此,這次選舉結果恐怕不僅只是民眾對中央執政的不滿,更深層的意義在於台灣民眾可以跳脫藍綠的框架進行選擇,暫時跨越政治上的分歧,而尋求更迫切問題的解決。

柯P執政4年在台北市其實已經吹起了改變的號角,當民眾樂見這種跨越藍綠的發展,同時願意在政治與投票行為作出改變時,也意味著民進黨無法再以過去激化藍綠對立的傳統招術,來爭取選民的支持。從近來綠營地方首長的舉動來看,「韓流」對台灣政治的影響恐怕更像是「典範的移轉」,台灣的政黨與政治人物如果還沒感受到這個巨大的變革,還習於用過去的方式來應對,恐怕都難逃被這股浪潮滅頂的命運!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