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賴清德7日以「聽見人民的聲音」為題,針對九合一選舉的重大挫敗舉行「說明選後檢討結果」記者會。從憲政體制來看,行政院長無須因民進黨在地方選舉敗選提出檢討,但他應該為施政引發強烈的民怨負責。

只是賴揆要走或要留,府院明顯不同調,讓人懷疑內閣總辭時機的考量到底是為了政治責任還是民進黨的派系利益。

蔡總統6日才在總統府舉行「迴廊講話」,指她跟賴清德是很緊密的工作夥伴,「未來也是如此。」但翌日賴清德即召開記者會說,時間一到就會離開。蔡、賴兩人高來高去的講話,都像是對民進黨支持者給個敗選的「說法」,也透露出民進黨內各派系間權力地盤需「維穩」,讓人嗅出各派系各自盤算的味道。

賴清德也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也只有我離開,總統才有可能大破大立,新的局面才有可能產生」。依憲政制度而言,由總統單獨任命行政院長並組閣的「半總統制」或「雙軌制」,當總統和立法院多數均為同一政黨時,即可「換軌」成總統制,而行政院長則承擔總統施政的「執行長」角色。但蔡總統才在選後辭去民進黨黨主席,而賴清德受命組閣迄今,何以把自己說成像是施政道路上的大石頭?

賴清德的「總統才有可能大破大立」之說,意味了過去1年多來他的內閣,只是民進黨內蔡、賴派系間權力分享的「共治」。甚至於,無論因蔡英文本無積極領導施政的熱忱,或是她受制於賴清德所擁有的派系實力,賴清德實際上並非僅是總統施政的執行長,而應是民進黨內最有實力取而代之的「諸侯」。

外界評估賴清德短期內應會率內閣總辭,當下只因民進黨遭逢重大選舉挫敗,打亂了2020年總統大選原本的布局,並導致若重組內閣將後繼無人的窘境。只不過,賴清德對他目前堅定地留下是以「不計毀譽」、「都是為了大局、都是為了台灣」來表達。

然而,新潮流系立委段宜康曾放話,稱賴清德將在總預算案完成後總辭,賴雖未正面回應,但預算審查完畢及2月1日立法院新會期開始前,確實是總辭的最佳時機。賴在記者會中也說到,「也希望讓立法院審議中的預算跟各項法案能夠持續順利地推動」、「時間一到我也會堅定地離開,負起政治責任」,意味他因階段性任務尚未完成而忍辱負重。

賴清德當知年度總預算是推動施政計畫的具體表現,既然去意已決,反而不該再承擔總預算案通過的責任,以免限縮了後繼者新政策開展的空間。更何況,賴清德說「只有他離開,總統才有可能大破大立」,但人走卻留下政策與年度預算,這又要總統如何大破與大立呢?

(作者為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賴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