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被捕的事件,讓大家看到美國聯絡其盟友對中國5G技術的全面圍獵,可是中國對西方科技的覬覦,也一樣讓波音等公司提高警覺。一場大寫的「美中博弈」就這樣拉開了全球的場景,但另一場小寫的博弈,「印太戰略」與「帶路倡議」在東南亞與南亞的交鋒,一樣也在最近出現互有消長的變化。

大陸官媒新華社12月7日報導,習近平正式任命前中國駐柬埔寨大使熊波接任駐越南大使。原來中國駐越南大使洪小勇於今年2月卸任,可是洪卸任後9個月,中國都沒派任新的大使,直到11月熊波才到任。熊波的到任顯示大陸準備在停頓之後加快腳步,重新擺好對東南亞的外交隊伍。洪小勇卸任後轉駐新加坡,原駐新加坡大使陳曉東調回大陸任外交部長助理。媒體指出這些外交官都只到任1、2年就調整,都屬提前卸任,可見北京想藉頻繁調整布局,穩住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幫助中國度過現正面臨的困局。過去中國的外交原則,「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但現在東南亞國家早已不只是周邊國家,更是列強競逐的場域,自不可掉以輕心。

東南亞國家也在印太戰略成形時,努力爭取話語權,因為他們才是印太區域的當事國。今年8月在新加坡「東協區域論壇」(ARF)上,日本原想遊說各國將印太戰略的提法納入主席聲明,後為東南亞國家反對,認為此一軍事用語會刺激中國,而改成「印太構想」。

事實上,印尼在今年初就提出「印度太平洋展望概念文件」,在東協會員國間傳閱尋求意見,計畫在2019年初提出東協國家對印太區的看法。印尼版的印太概念和美、日等國不同,不強調共同的價值(民主價值),而強調共同的利益,如發展和繁榮,所以他們特別強調將來印太區的發展是包容的,而且是以東協為中心的,將來印太地區就會出現印太構想、帶路倡議,以及東協自己的印太展望3種藍圖的較勁。

大陸和緬甸的關係最近也有發展。翁山蘇姬上台後,西方各國對投資緬甸做出許多口頭承諾,但因羅興亞人的陰影,緬甸很可能又被制裁,所以投資幾乎都沒到位,於是緬甸又向大陸靠攏。11月底,中國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到了緬甸與翁山蘇姬見了面,12月6日,翁山蘇姬親自領導的中緬經濟走廊執委會啟動緬甸正式加入一帶一路。雲南省委書記陳豪也在12月3日到緬甸與翁山蘇姬見面,12月5日與緬甸和平委員會見面,致力於一起解決中緬邊界衝突。

同一時期,身為印太戰略要角的印度,外交動作也很頻繁。11月28日美國之音報導,印度準備出10億美元幫馬爾地夫償還欠中國的貸款,條件是讓印度軍隊常駐馬國,並和中國疏遠。為布局東南亞,印度加強了與越南的軍事合作,也和新加坡進行聯合演習。可是12月10日到23日,印度也和中國在成都舉行「攜手」聯合軍演。美國拉印度,原因之一是讓印度助其穩住阿富汗。但有媒體報導,印度和中國也可能在重建阿富汗問題上攜手合作。

可見印太與帶路的角力也不全是壁壘分明。競合關係因時空、議題而調整,這也構成當今中國周邊外交的圖像。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