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公投結果,日本核災區食品輸台兩年內恐不易解禁,此不僅使《台日經濟夥伴協議》(EPA)進度受挫,日方亦藉此推遲「台日經濟夥伴委員會」(EPC)召開。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禁止福島等5縣食品進口,違反WTO《SPS協定》,台灣若不解禁,無法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並不排除向WTO狀告台灣。

日本對核災區食品解禁的強硬態度令反核、親日的民進黨政府陷入外交尷尬,無力向日本據理力爭的駐日代表謝長廷只能炮口對內,批判國民黨罔顧國家利益,為政黨選舉利益傷害台灣,但問題是公投結果顯示779萬台灣人反對日本核災區食品輸台,遠超過同意的223萬人。民意一面倒表態反對日本核災區食品解禁,意味台灣人不信任日本的核災區食品安全無虞,此應非國內政治的藍、綠對立戰線的延伸,更非國人的「反日」情緒表達。

因此,對日外交部門應努力轉達國人對日本核災區食品安全之懸念,敦促日本加強對台之公眾外交,爭取台灣消費者重拾對日本核災5縣的農產、食品的信心,而非代言日本,對台灣「核食公投」結果的怨懟,喊話勿刺激日本。謝代表認為,台灣不能自比南韓,因南韓無求於日本,台灣卻在CPTPP及世界衛生大會(WHA)等諸多事上須拜託日本,言下之意國人須相忍為國,吞下核災區食品。

然而,蔡英文上台後,台日關係著實未因民進黨與日本的好交情受惠,雙方在漁業及經貿議題之談判上皆無斬獲。台日關係乏善可陳,謝長廷在日本核災區解禁僵局中,找到卸責的口實,似乎此為非戰之罪。台日關係對我外交而言誠屬重要,但將台灣參與CPTPP等區域自由貿易體制及有意義的參與國際組織,全盤寄希望於日本恐不切實際。

兩年半來,蔡政府的外交實踐證明缺乏良善的兩岸關係,台灣難以走出去,日本對台灣的支持不僅淪為口惠實不至,「台日友好」更經不起核災區食品解禁的考驗。相較於日本人對韓國人及大陸人的負面情感,台、日雙方人民的相互認知情感實應具體表現在台日關係的提升上,但事實卻與此背道而馳。

或許日本認為,無須與不願遵守世貿組織(WTO)規範的台灣談判自由貿易,助我加入CPTPP,但同樣嚴格管制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的中國與南韓,日本卻仍與渠等在「日中韓FTA」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架構下積極談判。在台、中、韓間的標準不一,體現日本對中國及南韓關係的重視遠甚於對台關係,理由無它,中、韓對日本的國家利益而言殊為重要,此無關人民情感上的好惡。

在核災食品解禁的交涉中,日本認為此為科學的問題,台灣不應非理性的管制。日本堅持以科學數據施壓台灣的作法無助於重建對核災區,特別是福島縣農產、食品之信賴。福島核災對台灣民眾造成的心理衝擊極大,甚至形成情緒性廢核電決策,面對懼核的社會心理,日本政府應設法緩解台灣消費者的恐慌,而非報復。

據農委會統計,「福島核災」後,日本對台農產貿易出超持續擴大,足證對核災區食品的管制措施未形成日本農產、食品在台市場地位的不利條件,反倒是台灣輸日農產品,在日本的「非關稅貿易障礙」及進口高稅率下,始終未能有效打開市場。台灣對日貿易逆差200億美元,相當於6200億台幣,若加算觀光逆差1000億台幣,金額逾7000億台幣,此顯然不是「公平貿易」。日本對台灣咄咄逼人不僅難以服眾,更易招致台灣民意的反彈,「核食公投」獲壓倒性支持即為明證。

蔡政府應將公投結果作為對日據理力爭的堅實民意後盾,而不是胳臂向外彎,指責在野黨破壞台日關係。公投有兩年效力,政府應積極要求日本就核災食品進口及我農產、食品輸日問題舉行一籃子談判,平衡台日貿易逆差,此為民意之所盼,蔡政府須全力以赴。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