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大力鼓吹擴增軍備,近日突然改弦易轍,推文要找大陸領導人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討論停止軍備競賽與裁軍。川普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美國國庫真的空虛,不惜放低姿態找中俄商量共同裁軍,還是另有考量?

川普在推文上說,要找習近平主席和普丁總統討論停止軍備競賽,「美國今年要花7160億(美元,下同),真是瘋狂!」事實上,擴軍是川普競選期間承諾的政策之一,他一上任就增加國防預算,五角大廈順勢推出一系列擴軍計畫,讓2018年財政年度的軍費從2017年的6500億增至7000億,2019年進一步增至7160億。然而,美國財政狀況每況愈下,川普不得不要求軍方削減國防預算,2020年原訂的7330億再砍回7000億。

川普要求討論裁軍似有徵兆。10月20日,川普指控俄羅斯違反兩國1987年簽署的美俄《中程核武條約》,宣布美國將單方面退出核武裁軍,並將中國拖下水,表示除非俄、中兩國願意坐下來與美國談判,討論中程飛彈的研發及擁有問題,否則美國將自行研發新的中程飛彈。當時就有戰略專家分析,川普拉大戰線,意在控制3國飛彈部署。

川普希望削減國防預算,但美國參眾兩院軍事委員會的兩黨議員都認為,7000億的軍費實不足以支應「大國競爭」需求,反對削減軍費。共和黨失去眾院多數席次後,川普削減軍費的政治阻力極大,要同時說服國會參眾兩院更是困難重重。川普可能認為,找習近平與普丁談裁軍可能更容易點。

如果俄、中兩國同意與美國談判裁軍,川普再來說服美國民眾支持他的削減國防預算政策自然較為容易。反之,若是莫斯科與北京拒絕與華府談判裁軍,則他的擴軍政策就更有正當性與合理化。

問題是,美、中兩國之間的貿易戰與科技戰方興未艾,美、俄兩國又因烏克蘭與敘利亞的新仇舊恨不易化解,川普以國內財政欠佳為由要求俄、中兩國與美國談判裁軍,說不定反而會激起習近平與普丁聯手與美國展開軍備競賽,拖垮美國財政。

美國的歐洲盟國反對美國退出《中程核武條約》,認為美國犧牲他們的國家利益,俄羅斯也認為美國片面退出《中程核武條約》是不智之舉。不過,川普政府官員堅稱,《中程核武條約》無法限制俄、中兩國發展中程核武飛彈,卻限制美國發展新的中程核武飛彈,讓美國束手縛腳,無法反制中國在西太平洋鞏固霸權的行為,對美國不公平。

針對美國鷹派的要求,北京長期以來的標準答覆則是中國仍是核武小國,美、俄兩國應率先進行核武裁減。但中國早已不是吳下阿蒙,早已成為世界第3號核武國家。中國因「兩彈一星」(核彈、飛彈與人造衛星)讓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現在已升級為全球世界第3號核武國家,自然也應接受相關國際組織與國際條約的規範與制約。

其實,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也曾要求俄羅斯裁減戰術核武飛彈,只是他將重心放在戰略核武的裁減。他在第一任期內與俄羅斯簽署《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簡稱NewSTART),2013年進一步要求美、俄兩個核武大國,各自將戰略核彈頭數量削減1/3,至NewSTART所許可的1550枚以下,美、俄兩國將只各留下約1000枚核武器,歐巴馬還和北約盟國擬定新的提議,希望大幅削減未被現行條約覆蓋的戰術核武器。但俄羅斯部署的戰術核武飛彈遠遠超過美國和北約盟國,因而拒絕歐巴馬的提議。

顯然,美國在與中國進行貿易戰並限縮中國科技發展的同時,也將矛頭指向中國的中程核武飛彈,要求中國參加《中程核武條約》「再談判」,可能要求將中國的戰略核武飛彈納入美、俄《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談判體系之內。

中美問題的核心是軍事關係,面對美國層出不窮、日益加溫的壓力,北京可以正面面對華府的談判壓力,透過談判確保自己全球第3號核武國家地位,並且善盡核武國家的義務與責任,為中國創造穩定發展的外部環境。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