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淇銘|轉型正義 就是潑漆?

行政院長賴清德選後檢討九合一敗選原因,坦承轉型正義等改革用心雖獲民意支持,卻沒有呈現正面的支持力量,促轉會「東廠事件」更嚴重挫傷政府公信力。賴院長的檢討堪稱真確,轉型正義是全民共同的歷史課題,不應成為特定政黨的報復與掠奪工具,希望這次選舉能讓藍綠都放下政黨本位與對立心態,共同為轉型正義尋求更大的社會共識。

轉型正義是指民主化之後,對過去獨裁體制侵犯人權及違法濫權的行為,查明真相、恢復名譽、懲處犯罪、彌補受害者及遺族。既是還原事實給受害者一個公道,也是在為這個社會的良心底線做出鄭重昭告,表明絕不再容許強權凌弱、踐踏人權的不公不義行為。因此,轉型正義不只意味著平反,更意味著成長與超越,在追求正義的過程中,為社會重新建立一套有高度、有理想且可以信賴的是非價值,這是一個國家能否從血淚傷痕中蛻變進步的關鍵,也將是所有人心中度量執政者的一把尺。它既然是屬於全民的共同課題,轉型正義的成果又攸關社會的整體成長,就不該淪為民進黨政府的一個政爭工具。

蔡政府在轉型正義的部分,給民眾最鮮明的印象,不是追查冤獄真相、關懷受害人家庭,而是對國民黨及「附隨組織」的大肆抄家奪產。任何民主法治國家要剝奪財產必然需要法院依法裁決,黨產會竟然可以片面抄查國民黨黨產及附隨組織財產,這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令人瞠目結舌的違法違憲行為。以不正義的手段追求正義,只是侮辱了正義;把正義當作報復掠奪的工具,更是對轉型正義及受害者的褻瀆。

要尋求轉型正義,把昔日加害人妖魔化,是最簡單、卻也最膚淺的作法,因為沒有真切地直視藏在每個人心中的黑暗面,也就無法更深刻地警惕自己與審視執政者。反共的國家目標與政治正確,加上人性的幽暗,集體構建了長達數十年的威權體制。在還原真相弭平傷痛的同時,更須警覺於人性潛藏的猙獰可怕,才能讓歷史不再重演。民進黨掌權後,黨管會囂張濫權,為追求轉型正義而設的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還曾以「東廠」自許,更證明了權力宛如魔戒,可以蠱惑擁有者成魔,因此我們必須永遠對當權者保持警惕並建立制衡。

當年威權體制的背景是國共戰爭及東西冷戰,台灣在《動戡條款》下處於戰爭狀態,對於中共的浸透破壞全力嚴防,因此涉及匪諜或與中國有關連者會被逮捕,其中有真的共諜,也有無辜受牽連甚至被構陷者。追求轉型正義的最終目的,是還原真相、重建是非、寬恕和解及超越成長,需要大家一起放下戒心與成見,讓陳封的血淚得到昇華。

林懷民的父親林金生,在擔任嘉義縣長兼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嘉義山地治安指揮所指揮官時,參與了鄒族吳鳳鄉長高一生匪諜及貪汙案的逮捕與槍決,林金生曾說這是他一輩子最大的遺憾。林懷民後來巧遇高一生的後人,他們並不責怪林金生,認為在專制時代是沒辦法的,而且當時林金生曾贈送100元,是高一生繫獄時唯一的外援。林、高兩人的後代,在山地璀燦的星空下牽起了友誼的手,恩怨不能忘記,但可以有如此寬厚溫馨的新開始,值得大家省思。

國民黨對台灣有過貢獻,民進黨沒有壟斷裁判歷史的權力。但國民黨也要正視過去的罪業,不能一味逃避掩飾,要從歷史包袱的糾纏中走出來,就要坦然勇敢認錯道歉,對蔣介石的歷史功過做出持平的認定,支持並配合調查冤假錯案。連大陸也曾對毛澤東的功過重作評價,國民黨不必把蔣介石當成不能碰的神主牌。

 轉型正義方向已經偏差,變得政爭化、工具化、膚淺化,帶來的不是成長而是退化。這不但無法實現正義,更無法讓台灣轉型。這既然是全體的歷史課題,也應讓它從黨派之爭拉出來,擴大社會共識,藍綠都應放下對立,為尋找真相弭平傷痕付出心力。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