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的氣候談判會議──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在各界擔憂、看壞中,終於就落實2015年《巴黎協定》的規則達成協議,產出了長達133頁的實施細則,也就是俗稱的規則書。儘管決議內容未臻完善,仍為人類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帶來一線希望。

規則書確立了未來國家報告的透明與互信機制、2023年後的全球盤點和涉及的監督與計算方法。至於氣候資金則留待2025年後確定。此次會議結果可謂好壞並呈,幾點觀察供台灣各界參考:

一、IPCC(聯合國氣候變遷委員會)報告無法扮演政治催化劑的角色,象徵科學的力量在氣候談判過程中漸漸式微。美國、俄羅斯等國家藉口科學不確定而消極抵制,明年COP25的東道國巴西就撤回舉辦的承諾。

二、煤炭與氣候變遷的關係複雜,充滿矛盾。今年COP24選擇在波蘭的傳統煤炭大城卡托維茲舉行,據稱是因為「離煤轉型成功」,但該城煤氣味仍重,主辦國波蘭還大剌剌地昭告世界,煤是該國不可取代的能源,而類似波蘭的國家還有不少。減碳核心中的去煤化顛簸難行。

三、聯合國氣候談判向國家,而且是氣候劣行國家傾斜,公民團體遭到邊緣化,無法對各國政治領袖形成壓力。

四、為開啟對話機制,去年由斐濟倡議的Talanoa對話型式尚存,但似乎欠缺行動依據,未來恐怕實際效果有限。

五、超過50個政治領袖與國家簽署「西利西亞宣言」,呼籲各國重視「公平轉型」,在認知氣候變遷帶來挑戰與機遇的同時,要更關注城市韌性、勞工轉型等的典範轉移。但此宣言能否成為凝聚談判共識、化解執行障礙的基礎,值得觀察。

六、美國雖退出《巴黎協定》,卻仍積極參與推動透明機制的建立,是否為將來重返埋下伏筆?而中國與歐盟撐起的國際氣候治理多邊主義,能否有助於《巴黎協定》的長久合作,落實氣候財務機制,仍屬未定。

七、未來世代必成為確保《巴黎協定》執行的新動能。瑞典女孩桑柏格在會場的大聲疾呼為規則書的催生帶來助力,此股力量或將對各國產生推波助瀾之效。

綜合而言,2015年《巴黎協定》通過,展現了絕無僅有的完美氣候外交典範,建立由下到上的「國家自主貢獻」制度,3年後,「由上而下」的實施細則通過,將使這個制度受到監督與檢視,讓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誓言有了行動的基礎與檢討的可能。

台灣能否及時趕上這班低碳經濟、韌性與公平並進的轉型列車?

(作者謝英士為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鄭佾展為副祕書長、高思齊為研究員)

#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