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修法打假新聞 唐鳳:政院自己不要造謠

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後,積極修法重罰假新聞,企圖製造寒蟬效應,連外交部都加入混戰。看來這個政府不認為發展經濟與改善民生是當前重要問題,整天想的都是選舉操作,而且顯然還沒有從民意的洗禮中覺悟,依然認為選舉大敗是假新聞的結果,處處想要箝制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行政院院會在13日通過7項法律條文的修正草案,嚴格控管個人與網路平台,還把假消息的刑責最高提到無期徒刑。法律草案在字面上雖然說因此致人於死,才可能被處以無期徒刑,但是誰敢保證政府不會羅織罪名?一旦民眾心生恐懼,產生了寒蟬效應,台灣過去引以為傲、賴以自豪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就受到了折損。

事實上,最沒有資格認定訊息與新聞真假的就是政府。政府掌握了全體公民納稅積聚的龐大資源,許多部門還以公帑維持新聞與公關發言人員,面對各種民眾質疑的消息與言論,如果無法提供正確的資訊,得到人民的信任,卻只想反過來限制公民的言論與新聞自由,正確認了政府的無能。

英國氣象學家

更何況,訊息或新聞的真假,未必有絕對正確,往往是在錯綜複雜的真實事件之中,各方自行詮釋自己看到的一小部分,這就如同「瞎子摸象」的成語,部分真實當然不是全部真實,但是部分真實也不能說是錯誤或假造,反而有助於拼湊全部的真實面貌。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學理之父約翰.彌爾頓早在1643年就闡述了這個道理。

民進黨政府再三宣導「酒駕零容忍」,行政院發言人卻本身就有酒駕紀錄,想請問蔡總統、賴院長或是行政院發言人,「酒駕零容忍」是不是假消息或假新聞?那個「零」是什麼意思?依照行政院閣員不只一位有酒駕紀錄的情況來看,本來的訴求應該改成「酒駕道歉就可以容忍」。

再以最近法院判決的「台客受困關西機場靠中國救援」消息為例,判決認為這是假消息,但認為未影響公共安寧,所以不罰。駐日代表謝長廷立即表示終於還給已故大阪處長蘇啟誠清白。蘇啟誠受網民圍攻因而輕生,確實無辜,但「台客受困關西機場靠中國救援」是假消息嗎?我們以「事實查核中心」提供的報告來看,報告說:當時所有滯留在機場的旅客,不分國籍,一律都「搭乘由關西機場所安排的巴士或快速船脫困,被送往對岸的泉佐野市或神戶機場。」然後「中國駐大阪總領館僱用巴士從泉佐野轉運中國旅客至大阪市中心」。

這裡必須提供一下日本的地理背景,泉佐野市在關西機場旁邊,非常近,距離不到10公里,而大阪市則位於機場與泉佐野市的東北邊,距離大約40至50公里。也就是說,當時因為燕子颱風而受困的旅客要從機場回到大阪市,有8成的路程是由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雇用巴士載送的。

就此而論,所謂「中國派巴士前往關西機場營救受困中國旅客」怎麼會是假消息?這則消息當然有不夠精準之處,但它算是假消息嗎?事實查核中心居然直接斷言「乃屬錯誤訊息」,許多民進黨的政客也引用事實查核中心的結論來批判。不妨以兒童都熟知的瞎子摸象譬喻來說明,有人摸到了大象的身體與四肢,就說大象長這個樣子。有心人硬要反駁說你沒說大象有長長的鼻子,所以是假消息、錯誤訊息。這種反駁在邏輯上其實不通,就像在說白馬非馬。部分真實當然不是全部真實,卻絕對不是假消息。如果沒有掌握全部事實真相就是假消息,那麼從今往後,恐怕全世界沒有人有資格說話了。

再說,多數民眾對於這起事件的關切重點在於:台灣的駐日代表到底為受困的台灣民眾提供了什麼協助?當對岸協助載送了8成路途,台灣呢?謝長廷在事發之時,到底做了什麼?當時有綠營人士為了救援謝長廷,第一時間在媒體放話說:「此次問題最大的是大阪辦事處」。請問這位放話者是誰?跟謝長廷什麼關係?現在謝長廷又主動去提已故的大阪處長蘇啟誠,好像這整起事件竟跟他這位駐日代表完全無關一樣,轉移焦點的用心何在?

一個想修法箝制言論自由的政府談「百分百言論自由」,這不是假新聞嗎?經驗告訴我們,政府沒有資格認定什麼是新聞的真假,否則一定會用來打壓對自己不利的訊息。

#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