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黃煌雄主委辭職後,行政院長指定由顏色純正的楊翠代理,立法院還在質詢促轉會人事案,卻被促轉會丟在一邊完全不予理會,傲慢之情完全無懼九合一選舉結果,看來根本不把民意放在眼裡。促轉會所謂的「解除地景威權」其實就是拆除蔣公銅像的文字遊戲與騙術。

什麼是威權?民國38年底政府遷台,因感於中共大軍壓境,鎮日叫囂「血洗台灣」,其空軍已陸續接收米格15型噴射戰機,台灣則經常性舉行防空演習,情勢可以說是風聲鶴淚、緊張萬分。政府乃發布戒嚴,這是以不得已之惡希望保全全國人民渡過危難。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先總統蔣公當年不計代價地堅決反共,今天台灣早已淪為赤土,哪裡還有民主自由可言。以蔣公讓台灣免於被赤化的豐功偉績,中正紀念堂由三軍儀隊護衛並無不可。

當年的戒嚴實乃時代不同所致,在外敵謀我日亟之下,唯有內部穩定方能全力一致對外。如果拿今天海峽尚稱平靜,兩岸人民往來如梭的準太平時日,看當年旦夕不保下的政府施政,當然會迥然有異。而即使當年台灣在戒嚴下,先總統仍力主地方的選舉與地方自治按步就班的推動,未耽誤民主在台灣生根發展。

對於軍人,先總統更是一種凝聚團結力的信仰中心和精神支柱,其形成的精神戰力是國軍不可或缺的。幾乎每一位軍人都知道這場仗實力懸殊很難打,之所以還能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還能抱著不服輸的毅力硬拚,是大家都有先總統留下來的中心思想和革命的精神戰力。這絕非幾篇文青式文章能鼓舞的。

這幾天前參謀總長羅本立上將逝世,報導提及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總長的指揮若定與胸懷制敵祕笈,與駐金門戰車連連長接受羅總長的戰備抽測的感言,在在看出當年軍人那種躍躍欲試的精神,那就是源之於先總統精神戰力的表徵。如果一個軍隊被抽去了精神戰力,那麼他們的總體戰力就會歸零,我想國防部長深諳此道,他完全了解在雙方兵力、戰力如此懸殊之下,台灣防衛作戰上精神戰力的必要性,所以嚴部長忠於良知,對促轉會拆除營區蔣公銅像的要求表示異見。

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的殷鑑不遠,先例擺在眼前,更何況今天美軍的任何艦艇都因共軍在台海已構建成必殲的死地而無人敢接近,打擊了我方的精神戰力,屆時的防衛作戰民進黨有把握贏得了嗎?

但是對全國而言,民進黨應該說清楚,是真反共,還是假反共。如是真反共,那就不該再針對堅決反共而讓台灣免於紅禍的先總統作文章;如果是假反共,反共只是喊喊口號騙騙選票,而實際是真反中而搞台獨,那也不用再玩了,因為再玩也玩不了多久了。

(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