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藍男2020卡位戰? 選民盼世代交替

九合一選舉後,外界開始視國民黨為「準執政黨」,國民黨的內部競爭就逐漸顯性化,這不見得是壞事,但要問的是,失去黨產奧援後,民意成為國民黨唯一的養分,在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中,國民黨想展現的是什麼樣的政黨形象,讓人民從國民黨的新形象看到新希望?

媒體聚焦世代交替,世代交替不是年齡的交替,而是理念的新陳代謝不論是大老、中老還是小老,都有資格對黨與國家的未來發表看法。就像連勝文所說,「有些人年紀很大,但思維很先進,有人年紀輕,可思維老舊」,韓國瑜年紀不輕,誰敢說他得不到年輕人的認同?

既然是以理念競爭,國民黨初選過程中的大鳴大放,就是必須的養分。從1996年第一次民選總統至今,國民黨從來沒有一次真正的總統初選,有時是黨主席欽定,有時是某人獨強,2016年則是眾人明哲保身,由洪秀柱同額競選,後來卻又強行「換柱」,國民黨「黨內民主」的文化與機制尚待建立。

最近爭論甚烈的全民調與黨員投票各有利弊,全民調在手機取代家庭電話後可能失準,並非絕對完美的初選依據,但黨員投票會讓候選人競爭扁平化、去社會化,不利大選。台灣只有6%的人有政黨黨籍,不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黨員結構與社會結構有極大的落差,初選訴求對象黨員占比越高,大選的包袱就越重。

這兩個初選工具都各有缺點,但除了是否採全民調或搭配黨員投票這些傳統選項外,國民黨不妨思考,在民調失真,黨員投票不具代表性的此時,或許可以把網路大數據的調查方式,也整合進黨內初選的勝負評定選項中,以提高找最強將的準確度。

初選還有一個更重要課題,是理念的闡揚與辯論文化的建立。黨主席吳敦義與新北市長朱立倫,各有優缺點。吳敦義帶領全黨打勝2018,本應黃袍加身,黨內再無敵手,可惜長期以來民調低迷,形象模糊,九合一大勝並沒有讓吳敦義「定於一尊」。朱立倫以「新北經驗」全台輔選,民調目前黨內最高,但朱立倫最大罩門,在於2016年曾經敗選,他必須證明2020的朱立倫不是2016的朱立倫,是可以期待的朱立倫,他要如何證明自己脫胎換骨?

國民黨真的只有吳、朱2人足以帶領國民黨競逐2020大位嗎?歷經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3任民選總統20年的領導,國家方向在綠藍之間3次大擺盪,台灣卻變得愈來愈窮,明年開始台灣經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艱難挑戰,他們2人真有能力領導台灣?是否還有能力帶領台灣走出困境的人選呢?

這場競爭,應該是議題、論述與行政能力的競爭。例如兩岸政策,是否認同「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馬英九雖然對「九二共識」,「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全中國,治權及於台澎金馬」斬釘截鐵,但對身分認同混淆問題卻視而不見,吳朱2人對於兩岸之間的定位與認同問題,卻比馬英九更莫測高深。未來幾年是兩岸關係關鍵年,作為領導人在兩岸政策上已沒有模糊的空間。

不論吳或朱,或其他可能的國民黨總統參選人,對於核心國政的主張到底是什麼,應該要有勇氣透過黨內論述與辯論,直球對決,讓人民檢驗。讓國民黨支持者和選民,可以在各個候選人對於重大議題的回應與主張中,檢驗國民黨「準總統」們,是否會再次步入「蔡英文困境」,也就是在野時的承諾,句句打到執政時的自己?亦即人民可以透過國民黨在總統初選時舉行的路線與政見辯論,檢視國民黨的候選人會不會重蹈蔡英文覆轍?

國民黨總統初選是不是要採全民調?是否要仿照美國在每一縣市舉辦初選,都可以再琢磨。但有一點是國民黨一定要做的,就是一個可以充分論述、反覆辯論、多人參與角力政見的新平台,這將是國民黨脫胎換骨、重建社會信任的重要契機。有意角逐總統大位的國民黨候選人,必須不怕提出主張,有勇氣接受檢驗。這不但有助於勝選,更有助於在勝選之後,讓取蔡英文而代之的新總統,成為台灣第一個以掌聲開始,也以掌聲作結的總統。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