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還是要對蘇啟誠表達哀悼,尤其是看到他遺孀的聲明,我眼濕了,她講的正是我想講的話:「遺書並未言及假新聞造成之壓力,而是在完成上級交代之檢討報告書後,開會之前一天,表明「不想受到羞辱」之遺言,以死明志。」

我沒見過這個「性格質樸不與人爭,工作勤懇負責。」「真的、真正的好人」,但我對他的逝世真的難過。

蘇啟誠妻子的聲明和她受訪講的話,極好,我想她的先生看到了,必然會「安心在天上做一個快樂的神仙。」

但是我們在地上的人,看到政府對蘇啟誠的態度,還在誣這是假新聞造成的遺憾,實在也快樂不起來。對外交部的行為,只有以其言還之:「遺憾與悲憤,難以接受。」

我是在16號看到這條新聞:「大學生造謠關西機場事件免罰。外交部:難以接受。」很驚訝,這事不是過去了嗎?怎還沒完沒了?我就想寫文表達些意見,還沒寫完,就看到蘇家的聲明。

我認為,現在政府對造假新聞,來說有假新聞,而來不准人講真話、講真相,已到了抓狂的地步,連美國的政客都來助陣說假新聞會害死台灣,外交部還立刻對此出口轉內銷的雙簧表示感謝。這個歇斯底里抓狂之最大的代表,就是關西機場水災事件。

本來「誰殺死了一個外交官?」已經沒人聞問,外交部竟還在以假新聞追殺一個游姓大學生,正如聲明說的:「是刻意誤導視聽,且有卸責之嫌。」這反而把真正的「誰」給再度說出來了。

外交部炒這冷飯,毫無必要,卻還要做這種拿石頭砸腳的蠢事,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民進黨整個在造假新聞上完全抓狂了。

外交部告游生,指他在PTT發文,說大阪辦事處接他求助電話時口氣不好,是「無端造謠,嚴重誤導國內民眾及輿情,影響相關救助行動,並損及政府形象,最終導致不幸事件。」但南投地院裁定不罰,因這未證明「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卻還有人立刻把這人的名登出來,說是台北大學學生,是「法院認證的造謠者。真相大白,一切都是造假,應該要還給第一線工作的外交人員一個公道。」

「夜殺其夫,日坐其家。」這才逼得蘇家出來講了真相,直指這個「誰」就是「上級」。

其實這件事確實是個假新聞給鬧起來的,就是台獨造謠說大陸派車載關西機場水災受困旅客,台灣旅客「要宣稱是中國人才准上車」,這亂講馬上被上車的旅客打臉,還不只一個,都說大陸領館人員忙著接人,還幫台灣旅客提行李,極有同胞愛,哪有要「通關密語」?其實大陸外交單位一貫是如此,對台灣人反有更好的照顧待遇,結果是愈是對台灣好,台獨愈是要醜化。

但這醜中的假新聞你也拿他沒辦法,這是言論自由,台獨講了不知道多少,也不能管制法辦。

可是這項典型的造謠被揭穿,卻使得好像大陸外交單位比台灣代表處好,兩相對比,落差太大,乃就有「部分政治人物、媒體有不當批評及恣意誤導模糊事實真相。」這本來是台灣這理盲濫情社會的平常,政府澄清就是,其實大阪辦事處在過程中一點沒錯,外交部坦然說開就沒事,而後來會惡化到「導致不幸事件」,乃就是該部沒必要的把本來就沒錯的責任推給蘇啟誠,後來一個謊要十個謊圓,乃就造成了今天可恥狼狽的局面。

蘇啟誠是好人,他最後選擇沉默,而他的妻子卻不默而生,敢出來講真話,這不但是讓蘇啟誠能清白無憾,更是捍衛了國家基本民主法治的道理,蘇啟誠在天上,必然會說:「對不起,我選擇與你們離開。但你們比我勇敢,我以你們為榮。」

#誤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