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夏季無用? 「容量因數」低又怕颱?

經濟部公布明年度再生能源躉購費率草案,大幅調降離岸風電電能補助。躉購費率從今年的每度5.8498元下調至5.106元,五大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能源(Orsted)、達德能源(wpd)、玉山能源、北陸電力(Northland Power)以及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聯合出面表達不滿,強調無法接受,揚言不排除退出離岸風電開發計畫。

幾乎同時,歐洲商會銀行委員會拜會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遊說政府放寬保險業承做離岸風電融資相關規定,讓保險業參與有外國官方信用保證機構做保的聯貸案(風場興建期間),及已與台電簽署購售電合約的貸款案(風場商轉後)。前案數天前已經確定放寬,後案也有可能在外國商會與業者壓力下跟著開放。

從今年年初開始,金管會為了協助推動台灣離岸風電產業發展,讓開發商能找到更豐沛資金來源,一口氣開放多項融資舉措,如放寬外國銀行對單一客戶的授信上限、開放外國銀行在台分行發行新台幣計價債券、針對《再生能源發展條例》認可的綠能業者融資可不受年營業額350億元限制等,可一窺端倪。

上述兩件看似獨立的事件,背後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一方面,經濟部雖已將明年躉購費率調降至5.106元,但仍遠高於國際水準。以美國第一件大型離岸風電項目Vineyard Wind為例,跟台灣同樣是從零開始,但2018年決標時,第一階段收購價格卻僅有每度2.294元(以新台幣匯率31換算),第二階段則約為每度2.015元。即使每年以2.5%調整,經過20年後,第一及第二階段的收購價格仍只有每度3.6773元及3.2212元,都還是遠低於台灣明年的躉購費率5.106元。

難怪日前監察院提出離岸風電調查報告並糾正經濟部,認為經濟部設算的躉購費率並未精準掌握近年風機機組大型化與施工技術成熟,造成電力平準化成本(LCOE)下降的趨勢,才會高估躉購費率。結果隔沒幾天,幾家主要在台離岸風電開發商就發表聯合聲明,認為台灣已成功吸引全球離岸風電開發商及投資者,綠能政策不應再走回頭路,否則將錯失大好良機。看著多方角力,不免令人想問,這樣的躉購費率機制真的沒有問題嗎?

另一方面,參酌國外發展離岸風電經驗,在融資問題的處理上,多是以無資產擔保的專案融資進行,唯一還款保證就是購售電合約(PPA)。這也是為何開發商普遍不能接受躉購費率調降的關鍵所在,因為除了會壓縮自身的利潤外,也會影響到跟銀行團爭取聯貸的規模與利率水準。問題是,購售電合約的還款保證,本質上有個很大的問題。也就是說,購售電合約生效的大前提是風場能夠持續且穩定發電,進而確保開發商能夠有足夠現金流來償還銀行貸款本息。否則,一旦因颱風、地震或土壤液化等不可抗力因素導致發電不繼、現金流中斷,銀行就得面臨巨大的倒帳風險。這都是政府在推動離岸風電產業發展時必須特別考慮的。

要反問政府的是,即使發展綠能、追求永續是國際趨勢,但硬要在2025年達到綠能發電占比兩成目標,將承擔龐大的成本與風險。以核養綠公投既已通過,自應採滾動式調整政略,降低成本與風險,減輕未來電價逃生的壓力。

以這次離岸風電躉購費率調整的爭議來看,為何這些國外開發商有恃無恐,敢直接挑戰經濟部威信,就是抓住政府2025綠電占比大限的小辮子,賭政府不敢得罪他們。這是何其悲哀的事。

最後要追問國民黨,美國收購離岸風電每度僅2.294元,台灣調降後仍高達5.106元,台灣比美國貴1倍多,其中緣由不值得查清楚嗎?

「先求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這是坊間流傳很有哲理的一句諺語。套用在銀行授信上,就是首重風險,其次才是利潤。離岸風電看似商機無限,但由於工程複雜且建置期間漫長,加上政治不確定性等因素,背後其實也隱藏著龐大的風險。即使建置完成,開始商轉後也得面對天災或場域環境改變等不可測因素,真實情況並不如政府鼓吹的那麼美好。換句話說,這個產業能否發展起來,尚在未定之天,但前期要求金融業者配合政策投入的融資資源,恐怕將成為沉沒成本、覆水難收,重演過去兩兆雙星的錢坑噩夢。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