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改革開放慶祝大會甫一結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旋即召開。除了有改革開放的底色,中美貿易也正處於關鍵的談判期,這些背景使得這場經濟定調會議意義非比尋常。尤其在對外開放上,針對今年外商對大陸營商環境等方面的關切,會議首次提出「推動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這一政策直指開放的制度層面,用「制度型開放」破解外商憂慮。

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大陸擴大開放的著力點集中在通過關稅減讓和各種優惠措施,促進商品和資本自由流動。經過多年的發展,大陸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均得到了顯著提升,商品、資本、人才等要素已基本實現自由流動。

如今,中國大陸面對內外環境的雙重變化:國際上,世界經貿規則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調整,貿易保護主義向大陸施壓;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各領域轉型升級任務緊迫,智慧財產權保護等問題也日益突出。在新形勢下,過去的開放手段有效性已開始遞減,此時提出「制度型開放」正好直擊痛點,是推動對外開放由數量向質量轉變的一項重要決策。

所謂制度型開放,根本要求就是對照國際經貿規則,促進國內規則與國際規則接軌。而制度型開放要解決的,則是外國商品、服務和企業進入大陸後的公平競爭問題,這也是當前外商進入大陸的首要利益訴求。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等重要場合曾多次承諾,將繼續創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同國際經貿規則對接。

雖然「制度型開放」是一個新的表述,但推動制度型開放的行動在大陸早已有跡可循。在外資准入方面,近年來大陸曾多次修訂《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為了加快接軌國際規則縮短修訂週期;4次更新自由貿易試驗區負面清單,並於今年發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大幅擴大諸多行業領域的對外開放。在金融領域,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將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人身險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放寬至51%;首家外資清算機構、首家外資保險控股公司、首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等相繼「出生」,外資金融機構在陸業務範圍持續擴大……等等。

還有一條值得注意的消息:截至今年9月,廣東自貿試驗區接軌國際法治規則,吸引外資企業1.4萬家,實際吸引外資174億美元。具體而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在今年成立了大陸首個「一帶一路」國際商事訴調對接中心,用以解決自貿區國際商事爭議,提升區際國際司法公信力,目前已處理了諸多案例。

推動「制度型開放」關鍵在法治,大陸此舉不僅針對外商,更是針對內部營商環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明確指出,要「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和法治化營商環境」,並「營造法治化制度環境」。以法律來規範各類經濟主體的運行,亦是推動市場化走向深化的關鍵一環。

回顧改革開放40年來,外商的進入對大陸市場化的發展作用明顯。而未來,制度型開放將吸引更多外資流入,表面上看這將使大陸市場競爭更為激烈、本土企業壓力增大,但本質上卻符合經濟發展規律,利於全球資本和大陸資本配置更加優化,提升本土企業實力水平,最終令大陸經濟受益。

這一信號對台商而言更蘊藏著機遇。台商在過去為兩岸經貿交流作出了巨大貢獻,在資金、技術等「量」的積累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現下,「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然到來,兩岸傳統的經貿合作亦需向更富創新的方向轉軌。隨著制度型開放的不斷實現,大陸的營商環境與國際接軌,為台商與大陸合作走向「質」的轉變不斷掃清障礙。

在改革開放40周年慶祝大會上,中國大陸開放的信號得到最強釋放,其中亦提出要堅決破除一切妨礙發展的體制障礙和利益固化藩籬。敢於破除體制障礙是大陸多年來一直堅持的治理方法,「風物長宜放眼量」,中國大陸年底這兩場重磅會議的宏觀思考和頂層設計,只待時間檢驗。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