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各表? 蔡總統重政治 韓:我重經濟

韓國瑜在選前主張「九二共識」,並沒有阻礙他在民進黨大本營高雄的勝選;同樣地,主張「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大勝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籍姚文智。民進黨在北高的挫敗,會否改變民進黨的兩岸論述?「九二共識」與「兩岸一家親」的勝利,是否就代表兩岸身分認同的逐漸接近?

「統」、「獨」或「維持現狀」的台灣前途爭議,與台灣民眾身分認同息息相關。身分認同是兩岸關係的核心議題,兩岸如沒有相同的身分認同,不僅和平統一無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基礎也將全無。同樣地,如果兩岸人民身分認同的分歧愈來愈大,現有的兩岸交流只會逐漸萎縮,武統的壓力必然增加。

有關身分認同最簡單的分類就是「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與「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兩類。在1992年,那個「九二共識」開啟的年分,「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重疊認同比率為46.4%,遠高於「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排他認同的17.8%。

但是從1994年,李登輝開始全面操弄分割兩岸認同,加上大陸以強勢壓制回應,「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比率開始一路攀升,經過20年,到了2014年,也是馬英九執政第2任期間,達到最高峰,「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排他認同為60.6%,「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重疊認同為32.5%。

2016年蔡英文執政以後,重疊認同反而開始止跌回升,2018年民進黨的大敗,重疊認同再微升,但是兩者仍有約20%左右的差距。

韓國瑜以「貨出、人進、發大財」的簡易口號,擊敗以意識形態掛帥的民進黨。在其勝選後,大陸方面也表現出極大的善意,加速與高雄的「貨出、人進」,連台南、屏東、桃園的民進黨籍市長都希望搭上這趟民間互動的列車。

但是問題來了,如果兩岸缺少共同的「身分認同」,這種地方性的事務交流能夠走多久?走多遠?兩岸經貿事務性交流重新熱絡,是有助於紓解台灣經貿困境,恰好成為民進黨暫時解套的解藥?或是國民黨下一個危機的開始,讓台灣再一次延誤面對核心問題的戰略時機?

「九二共識」展現在兩個層面,一是高政治的位階,即兩岸的身分認同與兩岸未來走向,而北京的定義是「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兩岸都是中國人」;一是低政治的事務性位階,即經貿交流層面,而北京認為只要接受「九二共識」這個詞,即使台北方面主張「一中各表」、「維持現狀」、「兩岸一家親」等模糊的字眼,北京也不會在意,讓兩岸經貿人員交流持續。

目前在台灣,在政治性方面,國民黨與北京對於「九二共識」的認知是不同的,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維持現狀」,馬英九執政期間絕口不提「我是中國人」,吳敦義參選黨主席時,也稱「主張統一的人可以回大陸去」,無論在統獨與身分認同問題上都是模糊處理,而民進黨則是完全不接受「九二共識」。在事務性方面,國民黨與北京幾乎一致,都同意在「九二共識」這4個字下加強經貿人員交流。

民進黨與蔡英文從來沒有反對「貨出、人進」,是大陸不願配合。如今國民黨人在地方選舉的勝利,大陸願意配合,也等於是替民進黨解了套。如果能夠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前提下,透過國民黨的縣市做到「貨出、人進」,民進黨何樂不為?因此,國民黨如果仍然用以往的方式迴避「九二共識」政治性,不處理兩岸的身分認同,避免談及兩岸政治定位、兩岸和平協議等政治性議題,國民黨與民進黨也不過是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而已。

不想解決問題,不表示問題就會消失。如果國民黨不能促使「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重疊認同升高,不能提出解決兩岸目前仍處於敵對狀態的和平方案,而只是以兩岸事務交流、經貿需求為滿足,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價值在哪裡?如果兩黨共同迴避政治解決,其結果就是讓北京掌握發球權了。

兩岸關係的融合除了經濟交流,最重要的還是「心靈契合」,而捷徑就是需要有共同的身分認同,除了朝野兩黨的論述,很大一部分的因素在大陸,大陸的體制以及對待台灣人的方式都是影響身分認同的原因。根據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最新民調顯示,有逾6成的民眾支持九二共識,說明了現在正是扭轉兩岸互信的契機。如何讓台灣人願意認同自已也是中國人,大陸更應該多用點心。

英國氣象學家
#身分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