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專訪首度鬆口! 朱立倫不排除再戰2020

最近,網路瘋傳羅智強在休士頓的演講影片,國民黨率先宣布參選總統的羅智強,開場白就是:「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我的中國是中華民國」。在文化、血緣上,羅智強認為他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但在政治上,他則是堂堂正正的「中華民國人」。

羅智強承認他的參選的確是「不自量力」,但目的不在當選,而在喚醒過去藍營眾天王避而不談的中心理念,國民黨的總統初選必須要大鳴大放,要求各候選人清楚表態。

台灣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支脈,台灣人是中華民國國民,本是理所當然。而綠營從李登輝時代開始操作,把文化上的「中國」扭曲成政治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企圖從「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的政治認同,塑造「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文化敵意。

「中國人」是文化與血緣的認同,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祖先來自中國,台灣的語言、風俗習慣皆源自於中國。媽祖、新年雖然來自於中國文化,又有誰會覺得不屬於台灣文化?至於「我是中華民國人」,或者「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則是政治認同的範疇。

「兩岸同屬中國」,事實上不只兩岸,其他國家的人民也可能在文化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例如林書豪曾在受訪時說,「很驕傲自己是中國人、父母來自台灣」,這顯然是一種文化上、血緣上的認同,若要談到政治認同,那林書豪認同的當然是「美利堅合眾國」。

本可並行不悖的文化認同與政治認同,綠營卻長期混淆,因為對岸主張「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台灣人若說自己是中國人,就等於是說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在這樣的扭曲之下,自然而然,台灣人的「中國人認同」比例就下降了。

原本對兩岸來說,最好的一條路徑是維持文化認同的共識。台灣人、大陸人都是「中國人」,有共同的血緣關係,自然而然地「兩岸一家親」,再逐步進入「融一」的階段,融合發展。之後,就有條件處理彼此之間的政治認同與政治歧異。

各界原本對馬英九上台寄予厚望,但綠營成功利用台灣人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憂慮,讓「台灣人」、「中國人」的認同對立起來,削減「我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認同比例,這樣的「反中」浪潮,在太陽花運動時達到高峰。

國民黨的怯懦是綠營最好的養分。完全執政8年,國民黨對兩岸路線僅以「維持現狀」沾沾自喜,沒有未來的願景,自然也沒有感動人心的力量。乃至於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國民黨眾天王紛紛「聞中國而避之」,能不提就不提,遺忘「中國國民黨」的黨名就有「中國」2字,有什麼資格逃避責任,有什麼理由避談「中國」、避談「我是中國人」?

中國國民黨的使命就是要彌合「台灣人」與「中國人」認同。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由於綠營過度的政治操作,引起社會反感,加上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跳票連連,反成為「台灣人是中國人」的認同開始回升的轉折點。

「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認同開始下滑,「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開始止跌回升。根據杜克大學調查,從2013年底到2017年底,台灣人支持加強兩岸經貿關係的比例增加2成之多,達59%,支持降低者則下滑近3成,僅剩14%左右,且有將近7成的人認為,兩岸關係緊張,會使得台灣經濟變得比較不好。

在民意迫切希望深化兩岸關係的情勢下,政大選研中心調查,民進黨的支持率由2015年的31.2%高峰,一路下滑到2018年6月的21.7%,從2013年以來,首次落後國民黨近3.6%。

無論從理想面或現實面,兩岸政策都是國民黨最重要的資產。國民黨黨內初選已經開跑,各路天王逐一站出來表態。民調最高的朱立倫,在卸任新北市長後,已展現積極承擔的姿態,就更應該第一個站出來,清楚宣示,他會彌合「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臍帶。而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坦率說出:「我是台灣人,我也是中國人。」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