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4次締約國會議(COP24)落幕,勉力完成2015《巴黎協定》實施計畫,是一項不簡單的突破,但會場傳遞出的訊息,卻讓世人不安,排碳大國會不會說一套、做一套。

2018年全球碳排放上升,尤其過去幾年地球減碳模範生中國,今年煤炭消耗量回升,做為地球減碳火炬手的角色竟然不減反增,透露出力拚經濟發展的抉擇。10月8日聯合國跨政府專家委員會(IPCC)發表《全球增溫特別報告》,明確指出地球增溫險峻到應發警報的程度。接著,11月27日聯合國環境規畫署發表報告,指2018是連續4年來首次全球碳排放上升,中國的變化尤值得關注。

權威且中立的「看守德國」非營利組織,發表56個國家加歐盟的碳排放評比,中國進步到33名,是中段班名次;但「看守德國」警告,名次進步是過去減碳努力,提早3年達成2020對《巴黎協定》的減碳承諾,但2018中國明顯退步,這勢必會在2019的全球評估中反映在名次上。

台灣則在「看守德國」評比名次連續第3年下滑,今年倒數第5,僅勝在會場再次揚言退出《巴黎協定》、不承認暖化是科學事實的美國;另有沙烏地等產油國家跟著起鬨。台灣見不得人的名次,應與錯誤的能源政策有關,非核家園造成能源供應險峻,天然氣採購不能填補廢核、去煤的能源缺口,綠能進度遠遠落後,造成排碳的不減反增。

中國雖然2018排碳上升,但「看守德國」給予的名次反而進步,其間關鍵是氣候公約本來的立意正是要「平衡保護氣候與經濟發展」,換言之,必須以足夠的科學研究來尋求折衷點,不是一成不變地拚僵化的數字。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14億人口正邁向小康社會,壓力非常沉重;但只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政策堅持下去,短時間碳排放的升降不是大問題。

值改革開放40周年,一系列的檢討省思,對中國是非常好精益求精的一刻。40年前踏上改革開放,中國從鄉村到城市,從產業到企業都有非常徹頭徹尾的轉變,從世界的工廠轉為世界市場,進而成為世界工程師、設計師,這些轉變都是40年高瞻遠矚、宏觀調控,穩穩掌舵的成果。

均衡發展城鄉帶來環境巨幅改變,土地國有制在2線、3線城市成為地方財政工具,大量砍伐森林、削平山頭,集村住宅上萬戶的平地拔起,地表由綠色變成水泥灰,大自然水、土、空氣的循環徹底破壞,迎來沙塵暴、霧霾、無法呼吸的空氣品質;人民移向城市後,大量靠煤、焦油的冬季供暖,影響所及不只是幅原廣大的中國,甚至東亞、南亞都遭波及。

2015《巴黎協定》是重要轉折,中、美兩國元首攜手突破重重障礙,達成後京都代的新氣候規畫。可惜商人出身的繼任美國總統川普利字當頭,面對地球升溫危機,不承認暖化的科學事實,更拒絕分攤每年1000億美金援助小島國家氣候難民,不但揚言退出《巴黎協定》,在COP24會場還鼓吹化石燃料的好處。這樣的轉折,中國眾望所歸成了拯救地球的領頭羊、火炬手。

中國嚴肅面對拯救地球火炬手的角色,全力轉換為清潔能源,在最短時間內最大幅度淘汰燃煤鍋爐;類似山東荷澤全力開發蓋集村、闢公路,都由中央適度限縮,必須經過周詳評估後再考慮開發與否;「綠水青山勝過金山銀山」具體落實,上月初劃設2萬7000餘平方公里的「大熊貓國家公園」正是具體例子;大面積植樹造林,恢復森林生態是對地球負責。

台灣遭到「看守德國」極負面的評價是咎由自取,但也恰巧扮演中國排碳上升的負面對照角色。台灣的問題在於未誠懇的面對能源轉型,政治利益至上的旁門左道,讓非核家園倉促上路;天然氣配比升高至50%,是全球各國能源配比最高比率,是極不安全的紅燈;小小的島,竟然有高達14萬家破壞農地的非法工廠。反觀大陸去年初頒布《全國國土規畫綱要》,嚴格要求城市開發用地不准超過國土總面積的4.62%,也明確定出耕地面積下限,是有益地球環境的政策。

2018大陸排碳回升,應謹記這是「尋求保護氣候與經濟發展折衷」的關鍵時刻。對的,就堅持下去。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