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台大傅鐘下繫黃絲帶,我每天都和一群台大校友晝夜輪值,保護黃絲帶不被破壞,我還看到那自掐哥表演。

我不識管中閔,我只是不懂為何母校選出了校長,以前都沒問題,就管有問題?民進黨講的一大堆「卡管」理由,遴選過程有瑕疵,卻說不出那裡違法,令人匪夷所思。拖個三百天,怎麼到「平安夜」這天,突然又同意了,更重要的是,隔天「行憲紀念日」,憲法也被「勉予同意」了?

哪知教育部長葉俊榮卻辭職了,說是放管沒向上級報告,使得台獨「比震驚更震驚,比憤怒更憤怒!」

蔡英文說,這當然是教育部的權責,她不能置啄,但葉俊榮逕自宣布決策,又令她「相當錯愕,也讓許多國人感到不解,難以接受。」可是既然妳不能置啄,那妳又要來管事作何?這種無理矛盾的話,不禁使我們想到大阪辦事處的「不幸事件」,萬一葉俊榮也「不解,難以接受」,真背起十字架那怎辦?

一件本來就合法該行的事,為何葉俊榮要說他「做了勇敢的決定」?「阿榮做兵回來了。」他同學說:「我們以他為榮!」「感謝聖誕禮物」。

為何要「卡管」?說白了,不就是管中閔看來也是個「高級外省人」,他就是個「大中國人」模樣,還自稱管爺,對抗日有點研究與關切,又很憂國憂民的發表了些言論文章。這種人怎可以做「台灣」的大學校長?

正如台獨太陽花在校園內圍辱江宜樺、打爛「中國新歌聲」一樣,中國人在台大是「不准寫字講話」的,台獨認為這是日本的台北帝國大學,重新恢復日治是其多少年來的夢寐以求的,現已規模大備,怎可讓個中國人又來翻盤?

所以,這是個台獨去中的問題。民進黨會在卡管上不斷秀出政治下限,毫無理性的蠻幹,把台大校長當成禁臠,無非就是非我族類,必須排斥,這完全沒得理可講。

這使我想起郭冠英,他被台獨迫害得比管中閔嚴重,但為他講話的人卻很少,不是他的冤小,而是他的「中」性太高了。

今年五月,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為了我捐出兩萬本禁書,而用「噤聲」為題所開的歡迎會上,當然是要我來上台致詞,原本我想要說,一、請給我母校台大一個校長。二、給郭冠英平反,還他公道,因為他就是言論不自由下的犧牲者。結果,該館知道我要講這兩點,竟給我「噤聲」了,只請我上台,不給我講話。

現在有說聘管還有變數,卓榮泰則說:「公文出去了,沒辦法追回來。」可是當初郭冠英的公文銓敘部卻還是有辦法追回來。一開始該部就說「郭員任命是於法有據,但首長任人還是要考慮社會觀感。」這與卡管理由不是一樣?卡郭還更久,不能讓郭員「爽退」,那這次管中閔是「爽任」嗎?。

管中閔終能就任台大校長,總還算正義得彰,值得高興,令人勉強開懷。(作者為退休中學歷史老師)

#卡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