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生並無憂鬱症,其自殺並不是受到假新聞壓力,而是以死明志。政治人物、媒體有不當批評及恣意誤導模糊事實真相。」

蘇啟誠遺孀沒在選舉時說,真的很厚道,如果她當時就說:「刻意誤導視聽,且有卸責之嫌。」那民進黨恐怕會全軍盡墨,連台南都會丟掉。

而謝長廷在選舉時離開助日駐地,回台操弄選舉,本來已沒人提這不幸事件,他還一直說是假新聞害的,大陸並沒有派車到關西機場接人,機場進不去,還在耍文字遊戲。報紙說:「誰殺了外交官?一路追緝「賈新文」的只有他......」是謝長廷帶風向。

當初,媒體問「國人打電話到大阪辦事處遭受冷言冷語一事,要不要道歉?」謝長廷:「如果有錯,大阪辦事處該道歉,但是外交部在查嘛。」結果,外交部不但去查,要蘇寫檢討報告,就要懲處蘇處長調職,全處考績打差,這使得蘇「不想受到羞辱」。

等到這令人震驚的事發生了,外交部竟去查是哪個「國人」打的電話?查到是一個台北大學的學生,就說是這通假電話害死了蘇啟誠,結果法院裁定不罰,因為未「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外交部還「難以接受」,要「研議相關可行做法,對加害者課以法律責任(轉型正義228的標準語),以確保受害者的尊嚴與權利。」謝長廷還說:「就是他,法院認證的造謠者。真相大白,一切都是造假,應該要還給第一線工作的外交人員一個公道。」

這時候蘇夫人才出來講話,確保丈夫的清白與尊嚴。

外交部又出來說「尊重家屬」,該部沒有調查懲處這回事,所謂謝長廷要去大阪召開的不是檢討會,與「燕子之亂」無關。前晚日本關係協會祕書長張淑玲也沒打過一通20分鐘的究責電話(可能是18分鐘?)。

可是如果大阪處沒任何錯,那蘇妻聲明為何說「完成上級交代之檢討報告書後」?蘇的老長官馮寄台在追思會上,拿出了外交部同事給他的這份報告,一一為蘇辯誣。如果蘇沒事,他為何要寫這檢討?

後來,新聞說:「經過綠委部長『指導』,張淑玲改口:有致電蘇啟誠。」有人立刻評說:「看到這則新聞,不禁嘆曰:『謊言』已經變成民進黨官員的『母語』了!」

其實,講這話就已構成了外交部所謂的「無端造謠,嚴重誤導國內民眾及輿情,影響政府工作並損及政府形象,最終導致不幸事件(執政黨敗選?)。」

這件不幸就是台獨造謠說大陸駐日使領館派車接燕子颱風受災旅客,「要說是中國人才能上車」,這才有後面所謂的大阪處電話冷言冷語的事。其實大阪辦事處一點沒錯,外交部本可理直氣壯的說,結果該部竟還啟動「強化外館急難救助機制」改革方案,把一個台獨自己打臉造成的鬧劇,弄成個不幸的大悲劇。

這才是「賈新文」要追查的真相! (作者為歷史學者)

#誤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