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新聞》28日發表評論員秋田浩之文章,稱「對於日本、南韓和澳大利亞來說,與美國的同盟關係長期以來都猶如空氣一般重要」。不過,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辭職後,恐怕「很難一直這樣說下去」,「同盟萎縮」應是日本及其他美國盟國須共同面對的課題。

日本面對川普總統「美國第一」政策壓力,及美日「同盟萎縮」的長期趨勢,對美國的安全保證已失去信心。安倍政府日前通過新《防衛計畫大綱》,決定將自衛隊轉型為攻守兼備的武裝力量,「加賀號」護衛艦將升級供F-35B戰機起降,讓日本具備遠洋作戰能力,同時建構太空、網路、電波等新領域防衛力,具備「多次元統合防衛力」。

日本經濟崛起後,1976年開始訂定《防衛計畫大綱》,擔任美國安全扈從角色,長達19年未做更動。冷戰後,美蘇兩極體系不再,日本開始思考自身在國際政治中之安全角色,試圖走出戰後制約日本防衛的戰敗國身分。1996年首度修訂以來,此次為第五度修正。攸關日本自衛隊戰力整備的關鍵字,已從「基盤的防衛力」、「動的防衛力」、「統合機動防衛力」蛻變至「多次元統合防衛力」。

「出雲級」護衛艦的改造是此次修訂最引人側目之處。日本計畫升級改裝「出雲級」護衛艦中的「加賀號」,未來10年間,F-35系列總數將擴充至147架,其中最多42架將轉換為在「加賀號」上可起降的F-35B。為避免「航母化」的聯想,改裝後的「加賀號」仍將定義為「多機能搭載直升機護衛艦」。

日本防衛省堅稱,航母化「出雲級」護衛艦並非放棄「專守防衛」原則,但航母向來被視為「攻擊型武器」,日本自衛隊完成加賀號航母化後,無疑將具備遠洋作戰的能力,使自衛隊從過去防禦性的「盾」轉型為攻擊性「矛」。不僅引起中、韓等鄰國之疑慮,日本在野勢力也批評「專守防衛」形同具文。

日本軍事評論家前田哲男認為,在新版《防衛大綱》下,日本防衛預算恐怕將進一步成長,各界應警惕日本新一輪全方位軍擴。然而,按照北約的計算標準,目前日本的防衛預算仍僅達GDP的1.3%,與川普要求北約等盟邦GDP的2%相去甚遠。

川普「美國第一」政策,不僅要求公平貿易弭平逆差,對安全盟邦亦錙銖必較。川普指責盟邦讓美國背負鉅額貿易赤字,防衛卻依賴美國。安倍內閣未來仍將擴大對美的高價裝備採購,以符合川普的要求。

在防衛轉型中,日本常以「中國威脅論」說事,此次再修《防衛大綱》亦復如是。其實,此次修訂的背後,帶有更多對美國安全承諾不信任因素。秋田浩之直指,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去職,凸顯川普輕視同盟的態度,日本必須面對並因應。此肇因於美國國力衰退與中國崛起,對美國同盟國而言,中國或許是安全保障的隱憂,但經濟上卻是緊密的合作夥伴。因此,30年來的同盟需求出現萎縮,美國與友好國家間時有摩擦。

面對「同盟萎縮」,安倍選擇將自衛隊轉型為攻守俱佳的武裝力量,以因應周邊安保環境的「嚴峻性及不確定性」,同時亦與中國積極改善關係。此非政策的彼此矛盾,而為戰略上的「避險」。前防衛大學校長五百旗頭真認為,在建立足以防衛自身力量的同時,藉外交或聯盟確保安全始為上策。

「守勢現實主義」的「非攻」思想與日本「和平主義」不謀而合,亦為日本堅守「專守防衛」的路徑。「同盟萎縮」不應使東亞陷入軍備競賽,或陷入缺乏國際公共財主要提供者的「金德伯格陷阱」。

大陸官方此次對《防衛計畫大綱》的修訂,態度相對低調。誠如習近平上任之初訪美時所言,應摒棄冷戰思維,多一些理解、少一些隔閡,多一些信任、少一些猜忌。美國霸權衰退導致「同盟萎縮」及國際經濟秩序動盪,或許正是改革全球治理機制的契機。在統合既有區域安全對話機制,尊重現存雙邊同盟關係的前提下,建置大國協調渠道,使大國關係成為區域安全維護的助力,而非阻力。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