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關鍵時刻,全國人大開始審議《外商投資法(草案)》,並上網公開徵求意見。草案設立專章保障並規範外商投資,主要內容包括:中央及地方政府得依法保障外商的智慧財產權,不得利用任何行政手段或工具強迫外商轉讓技術,不得違法減損外商合法權益或增加其義務、設置市場准入及退出條件、干預或影響外商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等。

這些新增的法律規範,都是中美即將啟動的關鍵談判中,美方最希望陸方改善與讓步的。美國貿易代表署上月更新301調查報告,聲明中明確表達對於大陸在技術侵權、強迫技術移轉與用國家力量扶植特定產業方面,幾乎未見採取任何實質改善行動的不滿。副總統彭斯10月間在智庫的演講,也猛烈抨擊北京強制要求美國公司交出商業祕密,強取他們的創意的行為。外商投資法草案的推出,應有回應美方要求之意。這部草案(原名稱為《外國投資法》)自2015年1月由商務部提出並廣徵外界意見後,迄今快4個年頭,卻遲遲無法進入人大會議中審議。

無論北京動機為何,立法保障並規範外商投資權益,對於深化改革而言,絕對好事一件。一方面,過去作為外商投資法律依循的「外資三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及《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不論是在市場准入或企業組織型態等方面都已過時,再也無法滿足外商投資的需求與保障。以市場准入為例,外資三法還是以逐案審批制為主,但各地方政府在審批時並沒有一致的標準,容易產生審查時間長短不一或程序不透明等問題,造成外商投資的困擾。

《外商投資法草案》針對此問題進行修正,將原本逐案審批制改為負面表列,並加上準國民待遇管理模式。未來除非列入負面清單,否則依照內外資一致原則管理。

另一方面,外資三法對內外資合資或合作經營等項目,並未禁止強迫技術移轉,許多央企與地方國企得以透過潛規則要求外資配合,否則就無法通過政府審批,這是外資企業最詬病的一點,美國已納入對中貿易談判的重點項目。《外商投資法》決定將此部分入法,除可避免內外資的不公平待遇,進一步保障外商投資權益外,也有利於舒緩美國的壓力。只是,一些外媒認為,這是大陸虛與委蛇之計,是做做樣子給美國看,避免再次升高雙方的對立氛圍,進而阻礙貿易談判進程。但對中國而言,這也是一個倒逼改革的良機,外媒無須先入為主認定北京打假球。

其實這些改革的本質,就是加速市場化,舊外資三法審批制充斥人治色彩,新外商投資法納入負面表列、禁止侵權與技術轉讓等規範,是從市場競爭的角度出發,正驗證了大陸市場化改革的決心。大陸外商投資企業累計將近百萬家,實際利用外資金額超過2兆美元(統計至2018年10月底止),是大陸經濟體非常重要的一環。對於廣大的外資企業而言,應該樂見法律的落實,北京也需要用實際行動證明改革開放的決心。

大陸改革開放40年的生聚教訓道路上,能夠持續維持質量兼備的經濟成長動能,市場化與法治化的改革是關鍵中的關鍵。沒有市場經濟,大陸就沒有現今全球第二的經濟實力。同樣地,沒有依法治國,企業缺乏公平的競爭環境,也難以蓬勃發展。就如同習近平與李克強在剛落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強調,要解決大陸當前及未來經濟運行主要矛盾,就必須採取更多改革的辦法,同時運用更多市場化、法治化手段。

特別是在面對內外交逼的嚴峻經濟情勢下,大陸更應堅持市場化與法治化的改革方向,因為這才是推動經濟與企業成長的原動力。

大陸長期經濟並未惡化,應可維持6%以上的成長率,但中短期基本面形勢嚴峻,民眾和企業信心不足。無論外資還是中資、國企或是民企,都將加速產業鏈外移,規避高額懲罰性關稅風險,大陸必須積極創造新成長動能。重新擦亮改革開放招牌,讓大陸再度成為投資樂園,是最可行策略。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