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民主成就受到舉世肯定,也受到很多批評。身在其中的我們知道,民主自由體制得來不易,但其中也存在著許多扭曲與亂象,如果不能一一克服,恐將拖累台灣的成長發展。亂象之一,便是部分政治人物缺乏是非底線,對道德、社會規範與司法毫無尊重。前立委高志鵬將自己形容為「戰俘」,又是一個踐踏司法尊嚴、侮辱民主的例子。

高志鵬因收賄關說案,去年底遭判4年6月定讞,在報到發監前他聲請「暫緩執行」遭駁回,但仍然沒有如期現身發監。新北地檢署另外發出傳票,通知高志鵬10日前往報到發監,若再不來將予以拘提。高志鵬面對司法判決毫無認錯之意,當然更不曾向選民及社會道歉,而是夸夸其言稱民進黨在11月24日打了一場敗仗,「有了敗仗,就會有戰犯,就有人得當戰俘」,言下之意,他是因為民進黨敗選而成了司法迫害的犧牲品。

這種神邏輯真是荒天下之大唐,台灣的選舉是槍林彈雨的內戰嗎?輸的一方會被抓起來當戰俘嗎?那台灣到底是民主國家還是叢林國家?高志鵬被判有罪是因為收賄關說,不是政治主張,因此他是貪汙犯,不是政治犯,更無關什麼政治迫害,也不能無限上綱到民進黨的敗選上。莫非高志鵬意思是,如果民進黨勝選,他這個判刑定讞的貪汙犯就可以不必入監服刑了?那豈不是明指民進黨有意願也有能力干預司法?只要民進黨勝選,其公職人員都有了司法不加身的金鐘罩,愛怎麼收賄就怎麼收賄?

台灣民主路走得辛苦,但畢竟建立了自由公平的選舉及獨立自主的司法,這是整個國家的珍貴資產,也是藉以守護社會價值的支柱。民進黨昔日對抗威權體制時,信誓旦旦要捍衛司法獨立,結果自己嘗到權力滋味後,有些人卻完全無視司法獨立,不是企圖把司法當工具,就是將司法判決指控為政治迫害,自己則理歪氣壯絕不認錯。

高志鵬的收賄關說案纏訟9年,歷經漫長反覆的司法審議辯證程序,法官判決自有其法律依據,高志鵬悍不認錯在先,又拖延發監在後,復把自己掰扯成民進黨敗選的戰俘,瞬間昇華成整個黨的代罪羔羊,這種顛倒黑白、扭曲是非的態度,說明政治人物嘗到權力後,可以變得多麼傲慢霸道,而這正是台灣民主亂象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太多的政治人物有立場沒是非,有鬥爭沒人性,民眾看到政客日復一日大亂鬥,毫不羞愧地信口雌黃,卻看不到他們為社會鬥出什麼活路來。

其實,現在大部分民眾對司法的獨立超然已有相當信心,相較於司法人員,政治人物的形象和公信力反而差得多,因此高志鵬再怎麼喊司法迫害,基本上也沒人埋單。但無視司法尊嚴、有了權力就把一切當工具的行徑,卻不只高志鵬一人,例如民進黨對陳水扁的態度,這些年來明顯已經有了轉變。從一開始對「海角七億」的痛心疾首,個個批判檢討,到如今逐漸把扁案定位為政治兼司法迫害,阿扁儼然成了無辜可憐的受害人。民進黨黨主席參選人游盈隆在辯論會表示,若當選黨主席,一定會嚴肅面對陳水扁的政治跟司法迫害問題,盡速處理特赦。陳其邁2014年時還曾聲稱扁案是馬政府用司法進行政治迫害,「等咱做總統,再把馬英九抓起來關」。

這些言行集體呈現出一種只要掌權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狂妄心態,包括無視司法尊嚴,對自己的不當言行既不認錯也不負責任。司法是人民心中的一把尺,但若在政客心中只是一團屎,這個國家恐怕註定要烏煙瘴氣,道德無下限的政客會拖著國家不斷往下沉淪。

台灣人民必須拒絕這種霸道傲慢的言行,譴責拿司法迫害來掩蓋違法失職的政客。司法是社會良心的底線,也是文明延續成長的生機,需要全民共同維護,絕對不容許政治操弄或踐踏侮辱。高志鵬還是不要再胡亂牽拖了,好好面對司法才是正道。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