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過年聽到可以領紅包,誰不開心,但蔡總統新年談話宣布,打算將超徵稅收與弱勢民眾分享一事,卻遭到輿論大肆抨擊,逼得當局連忙改弦更張,決定不在農曆年前發現金了。為什麼「苦民所苦」的構想在香港、新加坡退稅行之無虞,馬政府的消費券也讓民眾有感,這回蔡政府反倒急忙喊卡?

分享經濟成長果實,雖是所有勞動者的夢想,但只想用一次性的分紅彰顯政績就得接受公評。因為截至2018年底,每位國民仍須負擔22.7萬元的國債,政府也說財政困難,才砍了軍公教年金,又舉債執行前瞻計畫。在此情況下,國家有多出來的錢,百姓自然希望能用在最適當的地方,而非發紅包。可見民眾的理性程度還遠高於急功近利的執政者,而蔡總統這次惹出爭議更是因為事前缺乏政策可行性評估所致。

這次稅收超徵拿來分紅的原始構想,不論是財政學者從稅制評論適用對象是否得宜,抑或民眾質疑為何多繳的稅要退給免稅者,都證明缺乏遠見的國家領導人只看到眼前的小利,不先做政策可行性評估就拋出利多,踩到地雷也是剛好而己。

台灣處於凍薪狀態已有10多年,如何為弱勢者乃至於青年爭取加薪,一直是近兩任總統的核心任務,透過基本工資調漲及減少低收入戶的生活負擔更是長期以來的作法。此次的稅收分紅被許多人拿來與馬政府發消費券相比,其實兩者屬性不同,無法相較。前者是因全球金融海嘯導致消費緊縮,為了提振經濟所做,但現今的一次性補貼,反而較像「工作所得補助方案」,以保障低收入戶的生活為目的。

馬政府當年實施「工作所得補助方案」,經財稅資料庫多次演算方訂出目標族群,同時內政部亦委請村里長協助發放,好不容易才完成,卻發現台灣地下經濟活躍,且有太多不須納稅的人,那時甚至國中小學教師都可領到補貼。因此蔡政府若想用一次性的稅收分紅讓百姓過好年,不如將這筆錢拿來撥補已入不敷出的勞保基金,幫千萬勞工顧老本。

對於瀕臨破產邊緣的勞保基金,儘管今年費率又調高0.5%,但精算報告仍顯示潛藏債務持續攀升。因為戰後嬰兒潮世代已陸續屆齡退休,請領人數不斷增加,使得保費收入不足以因應。加上蔡總統在推動勞保年金改革時,曾承諾每年撥補200億元,既然公教保險都有政府的挹助,為何直到現在都不見勞保有補貼?

古人說「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為政之道亦然。由前人的經驗學習,避免犯下同樣的錯,對鞏固選票自有好處。今天在全民努力下所累積的國家財富,既然要共享,選擇有千萬被保險人的勞保基金,相信應該是一個比較好的主張。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勞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