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八日,金正恩已經抵達北京四度會晤習近平,中朝領袖頻密會晤的結果是在美國總統川普亟欲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背景下發生的。朝鮮半島成為中美俄三強爭取打通北極航道與太平洋的重要交通樞紐。南北韓的戰略地位價值逐漸擺脫火藥庫的厄運。

過去美國利用朝鮮半島作為圍堵蘇聯的衝突緩衝區,川普原來的北韓政策也是延續以施壓中國的方式達到威逼北韓棄核的目的。然而,川普極需要貿易成果,中美貿易戰又把中國變成戰略敵手,中國奮力擺脫夾心餅乾的壓迫角色,中朝關係的正常化使得中國轉而成為朝美矛盾的協調方。

俄羅斯的天然氣管道和鐵公路系統是促進南北韓經貿整合的重要資源。中國的一帶一路與俄羅斯經濟對接成效斐然,俄羅斯成為東北亞國家最好的資源和軍事安全屏障。俄羅斯對於周邊國家的核能電力和天然氣供應能力,決定了工業發展的基礎條件。因此,中俄有睦鄰友好互助合作條約,還有對朝鮮半島的和平路線圖,開啟了嶄新的外交帶動區域經濟發展的範例。其他包括土耳其流與北溪2天然氣管道將歐俄整合為一個大的能源經濟體,這使得北約的地位逐漸受到動搖,動搖的關鍵也是因為川普的外交轉變。

由此觀之,川普也希望比照普丁的經濟外交,只是貿易戰太強調美國過去的貢獻和損失,因此,難以給予盟友具體的好處。中俄的經濟外交可是真槍實彈的播種帶動各國參與地區事務的積極性。而現在美國的傳統新現實主義者還希望影響川普,透過「銳實力」的苛責,來防堵中國和俄羅斯的輿論滲透到網路以及情報單位。「通俄門」過於強調俄羅斯在臉書中的操控,而忽略美國在網路外交上的經濟收益和外交收割,包括了全球網路的市場佔有率以及透過發動顏色革命培養親美政權的「人道主義的武力干涉」外交擴張,造成地區紊亂的責任全部歸咎於意識形態的不同。這樣的新冷戰名詞「銳實力」的外交概念很難與「軟實力」外交競爭,刻意忽略文化差異而過度強調單一意識形態的正確性。

總而言之,預期的「川金二會」至少反映幾個特點: 其一,無核化後的安全保證是來自於中美俄之間的溝通,北韓將擺脫炸彈客的角色;其二,朝鮮半島的戰略地位和經濟效益是中美俄三強都需要的;其三,和平環境需要有經濟和安全的緊密連結,為了擔憂經濟互賴而失去安全屏障和經濟效益的連結,是過於故步自封的想法。北韓的轉變值得我們再思考兩岸的未來道路應該如何鋪陳推新。

(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