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推進兩岸和平統一進程提出「習五條」主張,倡議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引發台灣藍綠政黨廣泛議論。蔡英文既不承認九二共識,更反對一國兩制;吳敦義則說一國兩制甚難獲得台灣多數民意支持。應對北京提出「民主協商」建議,台灣只能對「兩制」說不?

探索「兩制」台灣方案,雖是「習五條」倡議的政策焦點,事實上,2014年9月26日習近平在會見新同盟會、新黨等統派團體時就曾強調:「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是能充分照顧到台灣同胞利益的安排。

習近平當時祭出「一國兩制」的時機,正值新中國成立65周年前夕,兩岸發展進程正受到「反服貿運動」的衝擊。習近平這次在2020台灣大選前拋出探索台灣方案的倡議,應在測試藍綠政黨候選人的兩岸政見,並驅動台灣各界盡早面對兩岸政治分歧,謀求協商解決之道。

依據鄧小平創建「一國兩制」最初的構想:在國家統一的前提下,國家的主體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同時在台灣、港澳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長期不變,享有高度自治權。歷史與事實證明,香港1997、澳門1999相繼完成主權移交,並開始實施「一國兩制」體制。

從中英、中葡談判港澳主權移交,以至香港、澳門特區實施一國兩制以來,歷任總統以及歷任陸委會主委,不分藍綠統獨,都曾代表執政當局聲明反對以「一國兩制」模式處理兩岸關係。

長期以來,藍綠政黨的立場始終排拒以「一國兩制」模式套用在兩岸關係,並反對北京以香港模式「垂範台灣」,核心論述是:兩岸關係本質既不是殖民地回歸,更不是主權移交,也不接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的「兩制」安排。但這些政治分歧與認知差異,並沒有阻礙兩岸交流與合作,務實保留協商解決的空間。

「習五條」根據「70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倡議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在程序上保留了「平等協商」的彈性空間,在操作上則提出各政黨、各界別「民主協商」的建議,現階段只是北京率先提出具體倡議,後續關鍵進程仍在兩岸之間「怎麼協商」、「誰來協商」、「什麼是制度性安排」等實際問題。

兩岸問題,經緯萬端。獨派杯葛談判有時只是策略性操作,能拖就拖,或選票考量;大陸倡議談判有時也不是為了即刻解決難題,而是為了發展戰略機遇期的長遠布局。尤其,所謂「台灣方案」的創新提法,實質內涵、實踐程序為何,目前仍是提出原則與方向的闡述階段,藍綠政黨實應審慎評估,務實接招。

「習五條」有些語法展現習近平特有的北方風格。他說,兩岸同胞是一家人,兩岸的事是兩岸同胞的家裡事,當然也應該由家裡人商量著辦。這種訴諸兩岸中國人同根同源、民族情感的軟性表述方式,應是有利於長期維繫兩岸和平大局,深化兩岸融合發展的善意與基礎。

40年前,大陸改革開放,倡議和平統一,台灣是亞洲四小龍,經貿實力雄厚,有底氣,有條件說不。40年後,形移勢易,此消彼長,兩岸交流密切,經貿依存日增,國際形勢詭譎多變,面對大陸倡議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藍綠政黨除了說不,消極抵制,以拖待變,難道就不能提出自己對兩岸和平願景的主張與倡議?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