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來日本在全球觀光競爭力排行榜攀升至第5名,晉身全球觀光大國,南韓也進步到第19名,反觀台灣一直在第30名原地打轉。由於這樣的底氣,日本雖已向離境旅客收取「機場服務費」,自今年1月7日起,不分國際來客或日本人將再隨機票徵收「出境稅」,每人1000日圓(約270元新台幣),預估每年收入約108億新台幣,以用來發展旅遊產業。

我國依《發展觀光條例》規定,出境旅客每人收取500元的「機場服務費」,該費用一半用於觀光發展,一半用於機場建設。2017年機場服務費總收入約124億元,其中,觀光發展基金分配到61億元,桃機公司按全國出境旅客數分配到約46億元。然而就桃園第三航廈及第三跑道等整體建設而言,到2032年約需2500億元,現今的機場服務費分配所得根本不足以應付支出,每年還須設法另籌經費。立法院預算中心曾點名,機場服務費在納入觀光發展基金後,半數用於觀光,名實不符。民航局、地方民意代表也一直期待該費用能全數專款專用。

現行機場服務費是「觀光發展稅」及「機場使用規費」整併徵收,但半數歸諸觀光基金後,主政者卻未讓基金使用效益最大化,把錢花在「暖冬旅遊補貼」及「新南向外籍旅客」身上,這或許可以救國民旅遊於一時、可以補足千萬來客的帳面人數,但終非長久應有的觀光政策。

蔡政府團隊執政近3年,觀光局總要提出大格局、具新視野的整體性觀光發展計畫,而不能老是走不出兩岸關係冷凍的泥淖,讓國內觀光業感受不到春天。在韓流帶動全國各地方政府「用觀光拚經濟」之時,觀光局難道不應思考把以機場服務費收入為最主要財源的觀光發展基金,用來創造國內觀光的另一個契機嗎?

釜底抽薪之計,建請政府不要再把機場服務費的徵收法源放在《發展觀光條例》中,而應把「觀光稅」以《發展觀光條例》規範,將其收入納入觀光基金中,並仿效日本,設定前瞻性政策目標、提出大計畫及行動方案,結合地方政府作國際行銷,全力拚觀光,不要一再做暖冬旅遊補貼這類放煙火式的花費,也不要再以基金支應公務預算。

至於「機場服務與保安費用」則應在《民用航空法》中規範,原則上應依政府未來10年整體航空建設、營運、維護所需總經費,核算所有出境旅客每人「機場服務費」的應徵額度,以免國內各機場建設老是預算不足,缺乏充足財源來提升機場服務的品質。是以讓觀光的收費歸觀光,讓機場的收費歸於機場,才能讓兩方面的發展都與時俱進。

(作者陳建宇為前交通部部長、蔣昭弘為中華科技大學航空運輸研究所副所長)

#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