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朝野之間因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的講話鬧得沸沸揚揚,陸委會日前認為馬英九總統在「馬習會」上只講「一中」,未公開提「一中各表」,是「附和」中共的說法,並抨擊馬「反覆」和「表裡不一」。是否真是如此?我們須還原當年馬習會的場景。

2015年11月6日,馬習會召開前夕,本人有幸以顧問身分隨前陸委會主委夏立言率領的工作團隊,提前一天抵達新加坡與對岸進行協商。協商過程相當繁瑣,但結論就是雙方建立了下列兩點「共識」:第一,為了避免在國際社會造成「兩國論」的印象,雙方領導人在首次公開會面的場合不提「一中各表」,只提九二共識;第二,在隨後進行的閉門會談和各自召開的記者會上,雙方就可暢所欲言;換言之,不會限制對方可以「各表」。

在馬總統一行抵達新加坡後,我們立即把上述協商結果向他報告。看得出來他相當不以為然,堅持必須按原先我方準備的版本談「一中各表」,甚至揚言沒有「各表」,大夥兒就準備班師回朝。當時我曾對馬總統說,與對岸達成的協議就是初次見面不要說讓雙方都感到刺耳的話。例如,我方也曾要求對岸不要提類似「一國兩制」和「反台獨」等字眼。

最後,馬總統同意我們的建議。習近平照表操課,確是言而有信,而馬總統則是畫蛇添足,多加了「一中」,這是引起民進黨對此做出強烈反彈的原因。平心而論,既然九二共識是建立在雙方對「一中」共同的認知基礎之上,馬總統提「一中」也是於法有據,可說瑕不掩瑜。

必須強調的是,馬英九總統在隨後的閉門會談和召開的記者會上都對「一中」進行了「各表」,他在記者會發言台上的名牌,更是標註了斗大的「總統」兩個字。

更重要的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隨後公開他和馬總統會後的茶敘過程時,更直呼馬總統的「官銜」。不要忘了,新加坡是中共的邦交國,而未見對岸對此提出異議。

坦白說,兩岸領導人如果沒有九二共識,不可能有見面的機會。台灣內部應該檢討的是,馬習會對台灣的利益究竟是正面還是負面的問題。其實,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代名詞,它代表的是雙方對話的一個通關密語,它的特點誠如蘇起教授所說,是一種「創造性的模糊」。

事實上,早在2000年4月2日,羅致政委員就以學者身分在報刊撰文,提到了「九二共識」一詞,認為只有雙方對此有了共識,兩岸的良性互動與對話才有真正的共識基礎。蘇起是首次以官方的身分提到九二共識,認為這是給民進黨運用的空間。而馬習會的目的也是要為隨後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搭橋,建立與對岸溝通的一個平台。

蔡英文總統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應理解它所代表的其實就是她曾說過的,「民進黨沒有否認1992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以及「當年會談的精神是『相互諒解、求同存異』。」想到馬英九因九二共識的「懷璧其罪」,不免感到心有戚戚焉。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九二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