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賴清德「堅定」請辭後,蔡總統隨即宣布由蘇貞昌組閣。雖說賴組閣只有短短1年4個月,但這是近年來閣揆的任期平均數,就像柯文哲說的,閣揆的任期好像短了一點,而且每位閣揆總辭的理由幾乎都是「階段性任務」已完成。試想行政院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閣揆除了階段性任務,難道沒有歷史性使命嗎?希望被外界視為「選舉內閣」的蘇貞昌能思考這個課題。

基本上,行政院的政策作為是在創造國家競爭的機會,提升民眾幸福指數,而每一個政策的組合就是階段性任務;而每一個階段性任務的總和,就是歷史性使命。換言之,身為閣揆,在制定政策時,應知道階段性任務乃是歷史性使命的一部分;亦即,完成階段性任務就是在創造歷史性使命的必經過程,而且是整個歷史性使命的重要組合部分。

蘇貞昌是律師出身,有法律人的性格,擇善固執,依法任事。因此,在屏東縣長、台北縣長,乃至省議員、立委、總統府祕書長、行政院長等各崗位皆能有顯著的政績。「衝衝衝」是他最為外界熟悉的形象,所以蔡總統說他的3個強項是「經驗、魄力與執行力」。但在民進黨九合一地方選舉大敗,包括他參選新北市市長失利後,再度出任閣揆,可想見其心路歷程必然相當複雜。因此蘇貞昌應以歷史性使命自許,而非僅是擔任救火隊長或是拚選戰的階段性任務,才能讓國家行政得以活絡運作。

民進黨身為執政黨,固然有其政治立場上的堅持,將會影響執政黨員的政策制定和政治作為,但行政院長仍可在其職權的政策範疇內,以國家使命為最高指導原則,制定公共政策。尤其目前正在組閣過程中,是否能適才適所挑選政務官,當會影響未來蘇內閣的成敗。

特別是目前有兩個獨立機關促轉會和中選會都有首長出缺。之前這兩個機關的施政都引起社會議論,建議蘇貞昌宜挑選無黨籍、有社會服務經驗,且藍綠均接受的清高人士出任首長,始能重塑機關形象,建構公信力,達成獨立機關的使命。至於其他行政機關的政務官任用,宜考量專長及其過去的實務經驗。若啟用一個欠缺實務經驗的政務官,最大的缺點是對汗牛充棟的行政法令缺乏了解,凡事需要幕僚提供資料,自然定奪遲緩,且容易因能缺乏政治敏感性,被網軍攻擊而埋葬。

以蘇貞昌的政治閱歷,希望再度回鍋任閣揆,不僅著眼在完成民進黨2020勝選的階段性任務,而能體認歷史性使命的真諦,為自己留下偉大的歷史地位。

(作者為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