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2018年全年經濟資料尚未公布,但已可窺見經濟發展的一些走勢。海關總署近日公布,以美元計價,12月大陸進出口同比下降7.6%、4.4%,分別創2016年7月、12月以來最大降幅;汽車工業協會公布,2018年大陸乘用車銷量為2380萬輛,同比下降4.1%;包括卡車及公共汽車在內的汽車總銷量下降了2.8%,為1990年以來的首次下降。已經召開的地方兩會中,北京市公布2018年GDP增速為6.6%,今年預期成長6%至6.5%。李克強在主持召開國務院會議討論《政府工作報告(徵求意見稿)》時直言,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

實際上,大陸經濟總量經過長期擴張後,對經濟增速的快與緩,應有淡定的心態。和世界上其他國家一樣,當經濟總量越來越大時,增速適度下行是一種普遍規律。在經濟轉型期和換擋期,轉向經濟強國建設的持續發展期,也可預計增速會放緩。但是,應當重視,經濟增速放緩是可控的還是失控的?背後原因是政策效應遲滯還是政策力度不夠?

總的來看,全球經濟增速整體放緩,經濟下行是大趨勢。但各項資料背後的原因值得仔細研判。比如單月進出口增速回落,有無中美貿易戰影響的因素,是暫時性波動還是凸顯了長期外貿走向。再如大陸汽車銷售量現近30年來首次下滑,既有政府稅收減免政策結束的影響,也受到消費者信心、大陸城市汽車保有量趨於飽和、網約車興起的影響。北京市經濟規模和財政收入降低,既有本身經濟改革轉型尚不到位的原因,也需考慮到疏解非首都功能、清退大量低端製造業和零售業的因素。

因而,不能僅憑資料看衰經濟發展前景,應綜合大陸經濟發展內外處境,既需淡定看待經濟資料波動,還應當加速形成政策集成優勢。

首先,改革開放仍然是破解經濟發展瓶頸、大陸崛起困境的鑰匙。大陸外匯管理局14日發布公告稱,經國務院批准,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總額度由1500億美元增至3000億美元,代表資本市場進一步的開放,積極引導外資入市,中長期將有利於A股市場走好。改革層面,剛剛閉幕的中共第十九屆中紀委第三次全會上,習近平強調「令行禁止」,意在治理庸政懶政,確保重大改革決策部署落實到位。他特別指出未來「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為進一步深化改革保駕護航。

李克強在部署國務院新年工作時,表示政府將出台更多改革開放舉措「激發市場活力」、「營造公平競爭營商環境」。可以看出,陸新一輪改革開放已在進行,但改革力度、效率、開放程度均迫切需要再提高。

其次,改革開放應在一定的經濟發展速度中推進。如同騎車爬坡,需要一定速度才能保持平衡。大陸的經濟發展速度不僅決定著經濟結構調整、經濟體制改革能否有序推進,還與龐大的就業人口、民生問題緊密相關,一旦增速下滑失控,將帶來嚴重的社會失序後果。

年初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再推出一批針對小微企業的減稅措施,預計每年可再為小微企業減負約2000億元人民幣;大陸央行表示1月分兩次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共計1個百分點;發改委近1個多月批覆了大陸各地多個基建專案投資總額已超兆元。這些措施既有及時托底之意,又有長遠考量。未來,需要更多的財政、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來抵禦經濟下行風險,亦益於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和經濟基礎。

再次,在中美貿易戰走向尚不明朗以及保護主義在全球興起的背景下,大陸宜靈活調整戰略重點,既要創造有利於進出口的外部環境,也要推動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比如,已經生效的CPTPP,大陸是否可以考慮加入。CPTPP與大陸推崇的全球自由貿易原則、推動開放型世界經濟體目標一致,有利於大陸企業參與世界競爭,也利於解決中美貿易結構性矛盾。

國內層面,大陸中部城市鄭州近日宣布GDP破兆,加上有潛力的寧波、佛山,大陸「兆元俱樂部」城市有望達到17個。這無疑是利好消息,是大陸實施區域統籌發展戰略、大力推進城鎮化的政策效應體現。未來,還應進一步釋放政策紅利,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增低擴中,加快形成穩定、蓬勃的國內市場。

2019年中國經濟將面臨嚴厲考驗,但可以淡定以對。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