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在新書中,對於民眾突襲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潮,不但不以為怒,甚至正面肯定。曾經做為一個國家的立法院長,竟然有這種心態,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太陽花事件,本質上是民進黨引學生入關,以直接民主之名,行破壞秩序、破壞法治的行動。民主國家,比的是選票、比的是議事,而不是比誰比較敢衝、誰比較妄為。立法院之所以配有警察權,就是為了避免立院議事受到不法的衝擊與干擾,當時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選擇不動用,最後鑄成慘重後果。學生癱瘓立法院成功,佔領行政院未遂,國家最高立法與行政機關遭受衝擊,立法院議事嚴重停擺,國家大政方針難以貫徹,甚至還在鎂光燈的效應之下,讓許多民眾受到誤導,認為中國大陸是要木馬屠城、認為國民黨是漆黑一團,也因此讓國民黨在之後的地方與全國性大選中,遭受慘重敗績。當初立法院第一時間的處理不當,可說是最大敗筆關鍵。

太陽花學潮已經過去近五年了,許多學生與民眾也已經從迷夢中清醒過來。中國大陸對台的服貿,條件是非常寬厚的,現在怎麼談也談不到;許多參加過太陽花的人,也積極謀求到大陸去就業發展,認識到大陸可以不是敵人,可以是機會與挑戰;對直接民主的效果,在自己發動的公投慘遭滑鐵盧之後,也有越來越多人抱持懷疑;太陽花學潮聲稱要立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迄今也沒有下文。太陽花學潮所代表的價值與訴求,現在看起來是完全破產的。如果在五年前,聲稱支持或同情學潮的人,我們或許還可以理解,畢竟太陽花學潮對台灣的影響,短期內很難看清;但若在五年後的今天還在宣稱支持太陽花學潮,那就是一個反動、反民主與反法治的思維了。

連民進黨立委邱議瑩自己都說「太陽花已經崩潰了」,做為國民黨員,現在竟然還認可這種內亂性質的行動,看起來民進黨的羅文嘉某部份說得還真有道理,國民黨就是缺乏中心思想,思想認識混亂,才會對如此重大的政治事件有紛陳的價值界定。國民黨若想重返執政,必然得將這些大是大非徹底釐清才行。(作者為台大國發所研究生)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