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有光榮的歷史傳統。舉凡讀過中國近代史者,對於國民黨人拋頭顱灑熱血,革命建國,抵禦外侮的那段歷史,很少有人能不激昂感動的。但同樣地,只要讀過中國近代史的人,大概很少人不感嘆國民黨實在沒法過好日子,天生就是個苦命娃。日子只要稍稍好過一點,肯定就會自己搞砸,然後後悔莫及。

「共患難易,同富貴難」相類似的事情,經常見諸歷史,甚至就發生在我們的生活周遭。但能夠將這句話演繹地如此傳神,如此有戲劇性,還真非國民黨莫屬。國民黨一直是菁英匯萃之所在,許多優秀而有使命感的人才聚居一堂。當處於逆境的時候,縱使多數人怯懦地聰明躲開,總還是有人會像個傻子,奮不顧身地站出來。這種時候,不用高喊團結,自然就會團結,全心全意的團結。領袖無須指定,自然而然出現。只是啊,這樣的時辰太少,稍稍安穩一點,排資論輩,擺架子的人全冒出來了。

2018年,民進黨選舉潰敗,國民黨撿到一場莫名其妙的「勝利」,開始自以為是地自信心爆棚,覺得2020年總統選舉已經如囊中物,唾手可得,所以一堆假惺惺的「天王」開始表演前面提到的戲碼。

過去國民黨之所以被唾棄,就是因為這樣的醜態,所以被選民拋棄。兩次失掉政權,老國民黨人還是學不乖,始終沒有真正深刻反省失去民眾支持的原因。然後因為對手的糟糕無能,民眾在沒有選擇的情形下,只好選給比較不爛的另一黨,所以國民黨因而得利,重返執政。

因為沒有反省,所以國民黨不知道怎麼輸的,更不知道是怎麼贏的,只見到現在看似孱弱的民進黨,就覺得自己有機會贏,只要自己代表國民黨出馬,討厭民進黨的選民就自然把票投給他。贏得總統寶座,似乎水到渠成。所以念茲在茲的,都是想著如何出線,沒想過其他。

國民黨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因人設事,從來沒有尊重制度一說。總是制度於我有利,則謙遜地說尊重制度。倘若制度於我有害,便藉口情勢有異,要另起新制度。正是因為這樣,任何國民黨領袖開始談制度改革時,我們就知道,言外之意是:「現行制度於我不利」,而堅持制度傳統者,顯然就是可以從中取利的。

現在有關國民黨總統提名的討論,都是這個荒謬劇的一部分,所有跳出來表態或是敲邊鼓的,都是過場。這群老藍男,不把爛戲拖完,是不會甘心的。因為不這樣做,他們的生活就失去重心,不會過日子。不過,這種爛把戲玩久會膩的。4年前的柯文哲,到現在的韓國瑜,都在告訴我們,舉凡能夠打破既定印象的政治人物,無論好壞,都有機會成為選擇,因為台灣社會已經厭倦虛偽矯飾。

國民黨啊!沒人在乎你們到底要用什麼提名制度的,沒有人有期待。選民在乎的,只是一個稍微坦蕩的人。如果你想要,如果你是一個角色,不要扭捏,直接講出來:「我就是要出來選總統」,你就有機會凌駕制度,贏得認同,取得先機。這比你去暗自操弄那個不知所謂的「提名制度」,去談民調幾趴來得直接,來得有效。趕緊結束這場爛戲,別讓我們更厭煩!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