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圍堵中國論調甚囂塵上,甚至有中美「新冷戰」的議論,但習近平始終強調「中國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誠意和善意不會變」、「我們將積極推動共建一帶一路,繼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建設一個更加繁榮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代表中國對人類美好願景的宣示。然而,西方對中國卻百般猜忌。

巨大的落差凸顯了與西方有效溝通的重要,所謂酒香也怕巷子深,中國要做對的事,更要用對的方法做,才能讓外界準確理解,並坦然接受中國的崛起。從中國的角度來講,要促進中西有效溝通,首先要擺正心態,其次要學習西方人的溝通之道,最後也是最重要,要做好中國自己的事,特別是理順國際國內兩種敘事架構。

中國輿論有一句名言,新中國成立解決了中國挨打的問題,改革開放解決了中國挨餓的問題,現在和未來一段時間則要解決中國挨罵的問題。的確如此,隨著中國的迅猛崛起,西方對中國的攻擊也日趨激烈。去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對華政策演講堪稱對中國誤解的極致。更令人憂心的是,面對所謂中美新冷戰的陰霾,中國在美國工商界和知識界經營多年的朋友圈中許多人緘默不語,甚至有些人選擇為川普政府背書。

為什麼中國總是被「誤解」?難道是「真心換絕情」?拋開長期以來困擾國人的受害者心態,這裡其實有一個溝通的戰術與戰略問題。首先,中國與西方本來就在語言、歷史、文化、意識形態、政經制度等方面存在天壤之別,出現溝而不通現象,並不令人意外。

比如在處理中美關係時,中國人傾向于首先明確雙邊關係的夥伴性質,或者雙方至少先做出正式承諾,在此基礎上開展各領域交往。但美國人普遍認為對外關係應以具體成果為導向,是不是夥伴取決於能否攜手解決實際問題,因而對「新型大國關係」「人類命運共同體」等中方倡議的概念頗感費解。中美雖有各層級的溝通機制,但很多情況下淪為各說各話甚至雞同鴨講。因此,對於中西溝通,中國應擺正預期,保持一顆平常心。中國固然要檢討是不是做到言行一致,但也不必為了刻意迎合西方而委曲求全。

儘管雙方存在種種結構性障礙,但這並不意味著中西之間不能進行有效溝通,相反中國在主動出擊時可以學習西方的溝通之道,從而增加溝通的有效性。近些年來,除了高層互訪和經貿往來,中國越來越重視中外人文與文化交流,為此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與財力,但效果似乎不是特別理想。究其原因,主要在於政府主導的單向度宣傳模式,結果不僅在國外水土不服,更引發在地國對中國滲透的警惕和不對等交流的不滿。

大陸不能一味追求表面風光的政績工程,而應洞察西方不信任政府(不僅是外國政府),及人文與文化活動由民間社會主導的特點,需順勢而為,由民間的連結,潛移默化改變西方公眾對中國的認知。大陸應當更加重視國內民間社會的培育,同時擴大對外開放,鼓勵中國人到發展中國家和西方人一起投身公益事業、支援中西非政府組織的交流與合作、在確保國家安全的前提下為西方記者和非政府組織提供更大的空間等。

從根本上講,謀求與西方的有效溝通,不是為了行銷中國的價值觀,更不是為了取悅西方,而是為中國的進一步發展營造有利的外部環境。因此,中國不能為溝通而溝通,這樣只會本末倒置,而是應當做好中國自己的事情,講好一以貫之的「中國故事」。

中國需要建立一套環環相扣的價值體系、制度體系和文化體系。美國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生活,對內對外基本上是同一個「故事」。大陸改革開放40年,成就輝煌,但也暗流湧動,因而出現許多矛盾現象。譬如一方面宣稱對外資開放市場,另一方面卻疲于應對「國進民退」的爭論,甚至由最高領導人出面呼籲保障民營企業家的人身與財產安全。再如,一方面稱讓市場來對資源進行配置,另一方面卻推出以中國製造2025為主的巨量產業補貼。試問西方人會如何看待中國詭異的內外敘事?

隨著中國深度融入全球化,國內輿論場與國際輿論場壁壘已經被打破。許多中國內政問題,如「中國製造2025」,卻引發西方的強烈疑慮甚至公開干預。與西方的有效溝通是一門大學問,也是中國面臨的大課題。它不僅關乎公關技巧,更涉及中國的發展戰略與未來走向,希望中國能繼續講好改革開放的故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