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期間,國內最受矚目的新聞事件,非華航機師罷工莫屬,有人罵工會,有人怪機師,也有人認為華航、交通部該負責,這個事件到底誰該負責,或是說該怪誰呢?

整個事件中,最該負責與責怪者應該就是華航的管理階層。機師罷工是在去年8月就通過,按理華航管理階層有充分時間做溝通、化解事件;如果發現很難化解,或公司已決定對罷工要採取強硬態度,也當有餘裕先做因應的調度準備。

但最後的結果顯然是什麼事都沒做成。公司既未能化解罷工,亦未事前做好因應準備,甚至董事長春節前還好整以暇出國去,還讓交通部長開口要其回國處理。直接面對員工與工會的華航管理階層,當然該負首要責任。

有人說,機師領了高薪卻貪心繼續爭取各種福利,還故意選在運輸業務最繁忙的春節假期罷工,才是「頭號戰犯」。不過,換個角度看,機師薪資不論高低,就是一個勞工,只要依法而為,當然可以行使勞工應有的罷工權,更何況機師以「飛航安全」為主要訴求,師出有名。

至於選擇春節行使罷工權,這是非常明顯的策略運用,因為春節運輸最繁忙,此時要罷工容易得到資方回應,但因此導致公司的商譽與業務受損,顯然這些機師是不太介意。

因此,從法令與勞工權益的觀點看,最不該被責怪者應該就是罷工的機師了,但罷工者該注意的反而是罷工行為得到的社會支持度高低。歐美先進國家都發生過工會要求過多、罷工時不顧社會觀感與需要,影響社會過鉅,導致社會支持度下降,最後碰上鐵腕政府而瓦解了。

#華航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