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用口述歷史做為工具,從製造悲情氣氛轉化成一種革命氣氛。其過程至少經過了二十年的時間,其中有無數個「學者」配合作業,又有馬英九的參與,二二八及白色恐怖靠口述歷史在一般人心中變成政府犯罪行為,民進黨也挾其執政及立法院的人數優勢通過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

但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篡改歷史的部分,如何面對堆積如山而可以證明「轉型正義」是謊言的國家檔案呢?

這些口述隨著時代、政治環境的改變,受訪者(他們習慣稱為受難者)的說法前後完全不同。80到90年代受社會氛圍的影響,每一個被訪問者都自稱無辜,可是到了2000年以後同樣一個人的說法出現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往往由被冤枉的受迫害者或受難家屬,搖身一變成了反暴政的革命勇士,民主戰車,兩隻老虎。

其中反差最大的就是鹿窟事件,這被民進黨描寫成白色恐怖最大冤案,但這案中被槍斃的35個人,大陸官方又把他們尊為共產烈士。

以前這些主謀在口述歷史中強調都是冤枉的,或為無知而被誘騙參加組織。但是近十年來他們有完全不同的說法,都承認自己是信仰共產主義而參加共產黨,沒一個冤枉。

就以鹿窟事件所謂受難者之一的李石城和陳皆得,曾經多次接受採訪、口述歷史、也有許多視頻,訴說他們的無辜,一直被民進黨視為白色恐怖樣板人物,但是後來林傳凱做訪問,他們說真話了:「早期的訪談我們不敢說,也不必說,所以通通說不知道,事實上,哪有可能不知道?從1948年陸續上山,到1952年,軍隊上山來抓人,別說不知道,大家通通知道。平心而論,像我們大崎頭被捕的人,都知道地下組織的存在,只是參與上主動與被動,極積與消極之別而已。以前我們講,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共產黨,就是半夜有陌生人來,要你蓋手印,說你蓋了就可以分土地,我們就傻傻蓋下去,聽起來我們很傻。實際上,傻的倒是聽我們說的人喲!……外面的人當鹿窟人傻,我們就傻給你看,怎麼談,一切都是為了平反。」

這種黑白講就是台灣最大的真相,也是猙相。根據這種口述歷史延伸出來的轉型正義是真的正義嗎?(作者為歷史學者)

#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