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就是個大謊言,當時打殺軍公教人員的暴徒在造謊,後來台獨更是強迫、強編一個愈來愈大的謊,尤其是所謂的台獨史學者,更是誇張惡質到極點,連有點良心的受訪者不願意配合,都還會被質疑指責,這些歪史者也不把訪問到但他們不想聽的話寫入口述史料,完全就是先射了箭才來畫靶。在這樣積非成是,造謊成性之下,才會有那麼多的天然獨產生,才會有受害者後代口譯哥的奇幻漂流,數典忘祖的事。

領導攻打嘉義機場的陳正雄,後來就不願意參加這種「學術」座談會,因為他會遭到預設立場者的質疑,並以質問犯人的態度對待。他說:「來訪者的預設論點是:說嘉義飛機場已死了三、五百人,那麼全島估計就該如史明所說有十萬之眾。他們認為我所述,實際戰鬥接觸嘉義飛機場攻防最烈,約死亡八十至一百二十人,傷者五十餘人。如國軍尚未來台施援前,因戰鬥而死者,全省計最多不超過一千名,綏靖工作開始後被捕約一千至一千兩百名,傳說兩、三萬名乃包括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時期被捕人員(包括檢肅匪諜案外省人)之說法不實。」

陳正雄說,嘉義水上機場的戰鬥中,民軍在最初接觸戰時占絕對優勢,但後來缺乏彈藥補給,節制使用而使雙方陷入對峙;國軍登陸後,風聲一到大家連忙逃離,沒有太大死傷。但來訪者仍不願相信。陳一時生氣說:「我是現場參加者,我已將我所知、所經歷過的說給您聽,不論實、虛,您當時尚未出生,圓扁您都不知,況且事先既要求您勿持有預設立場才來。我損失同胞,給全台灣人帶來了無限心身痛苦,夢碎可再夢,心靈的傷痕壓在心底……,百般忍耐至今,您竟用猜疑態度口氣對待他人,讓我失望。我講實能得到什麼?我講虛又能得到什麼?既不太相信,那枉費您時間,我也不願勾起一段痛恨之回憶。請回吧,對不起。」我遂下逐客令。

沒關係,造謊者會再找別的地方別的人,弄到現在不配合的就說是「假新聞」,謊言撲天蓋地侵門踏戶,這月底又是高峰,還是老謊新翻,而人民連下逐客令的權力都沒有。(作者為公務員)

#嘉義機場